[天上的扩张:超速的民航业] 民航业

来源:会计职称 发布时间:2019-10-04 点击:

  编者按:从2006年开始,在地方政府以航空带动地方经济的激情助推下,中国民航业一直在高速跃进,其中支线航空更是一派繁荣 然而缠绕民航业多年的痼疾,在急速扩张中早已不断放大,通过日益频繁和普遍的航班延误引发民怨,并在2011)年8月24日以惨痛的伊春空难作为最新的沉重标注。
  一时间,几乎所有媒体都提到一点:此次事件终结了民航2102天的安全飞行纪录。相比其他领域,这一纪录是值得我们骄傲的,然而,面对血淋淋的现实,人们终于无法再骄傲了。追问事故原因和反思民航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弊病,应是当务之急
  
  “业界早就在竞猜,谁的飞机会掉,什么时候掉。”这句狠话是伊春空难发生前两个月,一位航空业资深人士向记者讲出的。
  一语成谶。8月24日,国人祭奠逝者的“中元节”晚上,一架河南航空的飞机,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林都机场跑道外不远处失事,机上96人中42人遇难。
  目前,飞机“黑匣子”已运往北京,事故具体原因尚未有官方定论。
  空难对于民航业更多时候是一种偶然性事件。但在民航业内部,一场有关民航业高速发展隐忧的大讨论早已悄然开始。在一些老民航人心中,伊春空难终结了中国民航2102天的全球骄人安全纪录,这让他们感到“羞耻和遗憾”。田保华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原院长、现交通运输部部长政策咨询小组成员,田保华说,一般GDP每增长1%,航空运输量就要增加2%,这几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10%左右,航空业的增长也在20%上下。
  但是,“这种高速的发展留下的主要隐患有三个:一是空域资源不够:二是人力资源不够,最典型的就是飞行员缺乏:三是管理跟不上。这三个因素都跟安全问题息息相关。”2004年11月造成55人遇难的包头空难发生后不久,中国民航在制定“十一五”规划时,就提出了上述“三个跟不上”。但在过去的五年里,这种滞后并未得到解决,反而引发了民航系统腐败案和让消费者抱怨良久的航班延误,并最终在民航业制定“十二五”规划的当口,以伊春空难如此惨痛的方式,为中国民航界的高速扩张作了标注。
  
  跃进中的疏忽
  
  观察者发现,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但民航界似乎忘记了历史:六年前东航飞机发生包头空难时,东航正在重组云南航空;八年前的两次空难――国航釜山空难和南航大连空难发生时,国航与南航各自的内部重组均处在磨合期。而这一次,正逢国航重组深航的关键时刻,深航控股子公司河南航空又发生大空难。
  在“民航强国”和规模经济的思路指引下,近几年国内航空公司纵横联合、重组壮大、发展规模的力度很大。除了国航重组深航之外,目前,东航和上航正在重组,海航内部也在重组磨合。“重组,就要把两套安全管理制度放一起,很可能会有细节上的冲突,正像是把奔驰的轱辘装在宝马上,难免会有不合适的地方。”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对记者表示,重组中,保证航空安全的首要工作很容易被忽视。
  同时,过去五年里,中国引入了大量各种型号的民用客机。“中国买飞机,买的很多也很杂,全世界的机型基本都买了。这给管理和安全带来一些问题。”西飞集团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张小红告诉记者。
  除了巨量购买飞机,各地支线航空和支线机场的“跃进”,更是近年来国内航空业全速前进的缩影。根据2008年国务院批准通过的《全国民用机场布局规划》,到2020年,国内将新建97个机场,主要是支线机场,而目前中国仅有333个地级市。
  以黑龙江省为例,一年内开通了三个支线机场,分别是伊春林都机场、大庆萨尔图机场和鸡西机场。伊春机场2008年7月开工建设,原定的三年工期被缩短到一年以内。2009年8月27日,伊春机场通航。时隔不到一年,伊春空难发生。
  
  飞行员是最短板
  
  由于飞行员短缺,民航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