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感悟】生命与死亡的感悟

来源:教师资格 发布时间:2019-05-13 点击:

  另一种生活      病了,医生说要静养,想来想去,去了山里的姐姐家。   姐姐一见我就嚷:你怎么瘦得跟藤似的?确实,跟膀大腰圆的姐姐和她两个黝黑结实的儿子比起来,我就像一棵长岔了气的设施到肥的茄子苗。
  早上起来一看,姐姐已经把我的宝姿裙子和背心短裤一起泡在了洗衣粉里,我大惊,忙捞出来,天啊,1000多大洋买的啊!姐姐倒吸一口冷气:多少?穿了会上天还是会飞?我解释:蚕丝是天然的,穿了不热。姐姐撇撇嘴,拎拎身上的棉汗衫:我年年夏天穿这个,也没见闷出痱子来,衣服不能用洗衣粉洗还叫啥衣服?
  姐姐看见我做什么都要批评几句,她两只手指捏着我的眼霜问:这个又是干什么用的?我说搽眼睛的,她疑惑,搽了就没褶子了?我解释:长还是长的,长得慢一些,少一些。她嗤笑:搽了还长费什么劲?你们这些城里人啊,钱多了没地方花。
  除了吃药休养,闲了就在笔记本上码字,连上电话线把稿子发出去。姐姐不声不响地站在旁边看着,半晌开口:我说你的眼睛近视得这么厉害,整天盯在上面,不坏才怪呢。听说稿子可以换钱,伊的眼光倒略有几分敬畏起来,回头吆喝两个儿子:看到没有?长大了,要跟阿姨学!
  我来了,姐姐家闲置的只在春节时用来煮成鸡成鹅的小煤炉又生起来,一日两次守着为我熬中药,边看着咕嘟咕嘟冒热气的罐子,姐姐边幽幽地叹气:不小了,也该找个合适的人了,你看我,儿子都这么大了。我苦笑,自己都忙不过来,哪有工夫找对象生孩子?
  姐夫在城里打短工,一星期才回家一趟,回来那天,双胞胎老远就大呼小叫的迎上去,抢他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姐姐乐颠颠地笑,大嗓门我在楼上都听得到:别缠着你爸,让他歇歇!
  从暮春到初夏,姐姐家门口的果树始终累赘不休,樱桃加应子水蜜桃,红红黄黄小灯笼般挂了满树,姐姐健壮的身影在树丛里穿梭着,树下是两个双胞胎呼啸的打闹声。果子摘下来,留下些上好的自己吃,剩下的趁着露水挑到街上去卖,回来的时候,带回几条鱼、两块肉来。一家人连我在内都喜欢吃红烧的,一到吃饭时分,就满屋的酱油香。蔬菜就种在屋后的篱笆墙里,黄瓜、茄子、西红柿,想吃了,自己去采,空心菜油绿油绿的,小小的白蝴蝶在上面飞来飞去。
  姐姐是叔叔的女儿,比我大8个月,伊念完初中就辍学了,在家干了几年活,便嫁了人。我有时望着晒得黝黑发亮的姐姐想,如果我没继续念书的话,现在恐怕也跟她一样,整天在田里摸爬滚打了。不过,姐姐注视我的眼光每每带着点悲天悯人的意味,我试着解读,意思大概是这样的:可怜的妹妹,一个人在大城市里待着,病歪歪的,身边又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疼着,怪不容易的呢!
  
  晓晓竹 摘自《广州日报》
  
  寻找自己的天堂
  
  汉德・泰莱是纽约曼哈顿区的一名神父,为即将告别人世者主持临终忏悔是他重要的一项工作。“仁慈的主啊,请宽恕我吧!儿时的梦想我没能去实现……”如此的追悔是泰莱神父最常听到的临终忏悔。太多的人、太多的遗憾,常常使神父的心情异常沉重。然而有一天他为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主持临终忏悔时却听到这样一段话:“仁慈的上帝,我喜欢唱歌,我的愿望是唱遍美国。作为一个黑人歌手,我实现了这个愿望。现在我只想说感谢你让我度过了愉快的一生,还让我用歌声养活了我的六个孩子。我死而无憾。神父,请转告我的孩子们,让他们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我会为他们骄傲的。”
  这位黑人流浪歌手对自己的人生充满自豪而满足的临终遗言,让泰莱神父深感意外。因为这位黑人歌手除了一把吉他几乎没有什么家当,妻子跟他过着清苦的流浪生活。他的工作是每到一处就把帽子放到地上,开始唱歌。四十年中,他如醉如痴,用苍凉的西部歌曲感染着听众,并换取那份应得的报酬。
  “人要怎样活才不后悔呢?我想也许做到两条就够了。第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第二,想办法从中赚钱谋生。”泰莱神父给《纽约时报》去了一封信。报社接到这封信感到很新鲜,立即就登了出来。后来,这两条原则流传开来,成了美国人“最不后悔的活法”。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山乐水,各自不同的人生,本来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幸福的人生,不在于官高位显,快乐的人生,不在于拥有多少金钱。幸福与快乐,原本都是一种感觉,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挣脱名缰利索的束缚,照着自己的梦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活着不愧苍天厚土、美丽人生,死去一身轻松,那才是生命的天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寻找自己的天堂,活在自己的天堂里,那就是无悔的人生。
  贺雨辰 摘自《华人时刊》
  
  还好人生短暂
  
  青年时的朋友坐在一起,照例是吃吃喝喝――非此不足以表达感情。点菜的时候却多了些禁忌,不要凉的不要辣的不要肥的,酒水不要高度的,茶水只要淡淡的菊花茶。全没了同学少年时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时的生猛,说是三十而“亚”了,亚健康。这架躯体已有三四十年的老旧,是该经常润滑保养维修,时常更换个零件的时候了。
  多年前在车间实习时,一根轴承无端地就断裂了,还伤到了人。查找原因未果,师傅说它只是疲劳了。就好奇地问:金属也会疲劳?答曰:什么都会。地种了两季要歇一季,叫撂荒,要不产量会锐减;硕果累累的第二年要摘掉一些花朵,叫歇枝,要不结出个果子来也会又小又涩;爱情疲劳了也需要休息,叫走入婚姻殴堂;婚姻疲劳了叫七年之痒,痒到要离的份儿上叫感情不和。
  那时尚小,以后年纪渐长,发现疲劳果然无处不在。众人眼里的神仙眷属也会离婚,叫审美疲劳,时间长了就“漂亮有什么用,不管吃不管喝”了。相处时间长了,再丑陋的面容也不那么触目惊心了,是因为“生人难见”,熟悉了也就习惯了,是审丑疲劳。如此想来,疲劳是常态,不疲劳才是反常。
  前几年报纸上闹嚷嚷说什么科学证实,人能够活到二百岁。还有克隆工作进展顺利,如果轮换着把过期零件换掉,人就可以长生不老。欢欣鼓舞之后,有人就愤愤然了:那还不把人折磨死!这话,竟然是出自整天哀叹时光不多的耄耋老人之口。想一想也可怕,如果寿命达到二百岁,就该二十岁入学,拿四十年来学习,八十年来工作,六十年颐养天年,几乎就是望不到边的绝望,自杀的人肯定成倍增长。再如婚姻,一百多年天天面对同一个人,倒是应了那句“生生世世在一起”的誓言,但只怕再清心寡欲的人都会感觉郁闷枯燥,离婚就是常态了,从一而终才是病态。
  相对于令人反感绝望的疲劳来说,人生的短暂,时光的流逝,其实都是应该自我庆祝的事。生命被压缩在有限的几十年里,上学、工作、退 休等多个阶段,恋人、夫妻、老来伴儿等多个身份,都各自只分得短短的一段,在匆忙之中完成变换,在目不暇接中就匆匆流逝,还没尝够味来就没了,多了些念想和珍惜,也就少了许多的无趣和疲劳。如一年有四季,春有春风秋有秋月,夏有红花冬有白雪,一年下来才会感觉跌宕起伏兴致盎然。而如南北极,一年只有黑白两天,如赤道线,一年只有雨旱两季,时光一被拉长,疲劳和无望便成了主题。
  如此看,还真应感谢人生之短暂。
  冬 亥 摘自《北京晨报》
  
  必须揭开的伤疤
  
  一天,福利院院长开门时,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探身一看,墙角处果然平放着一个女婴,竟然少了五根指头。院长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做珍妮。
  院里的孩子们,大多是有缺陷的。所以,不论是院长、老师们还是来做义工的人都努力呵护着他们脆弱的心灵,给予了加倍的关怀。并且,尽量防止一切可能对孩子们的自尊产生刺激的事情发生。
  可是,这一切规则被新来的体育老师打破了。他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将有缺陷的孩子分成小组,再根据每组情况的不同,要求他们做各种似乎已经超越孩子们承受能力的游戏。院长知道后,大为恼火,他斥责这个年轻人不理智,这些孩子们需要保护,不要去揭开那些陈年的伤疤。
  可是,这位老师却坚持认为即使是有缺陷的孩子也应该有正视自己的勇气,并且有为自己开拓新天地的梦想。
  于是,他在认真观察、悉心开导后,仍然坚持让一些腿部有疾病的孩子坐着去打球,让上肢有问题的孩子去参加赛跑游戏。
  日子久了,院长惊奇地发现,那个叫做珍妮的小女孩居然潜藏着赛跑的天分,虽然少了5根指头,可是爆发力却极好,自信开始一天天出现在那张稚气、绽满笑容的脸庞。
  令人振奋的情形接踵而至,孩子们渐渐开始展示出一些许多常人意想不到的强项:有的擅长沟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手里的鲜花推销出去;有的喜欢运动,热爱体育;有的练就了一番不错的厨艺……而那位最让院长心疼的小珍妮,在20年后,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登上了残奥会的领奖台。
  也许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有一些伤痕残存着,它们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我们的心。我们不愿意去触碰它们,因为只要轻轻一碰,就会隐隐作痛。
  所以我们选择了回避,选择了躲闪,选择蜷缩在仿佛只有自己的世界里疗伤,慢慢地失去阳光,失去自信,失去开拓新世界的能力。长此以往,伤痕会冰冻我们的情感,令我们无所适从,令我们无力去做我们喜欢做的工作和事情。
  所以,有些伤疤,我们不得不揭开。长痛不如短痛,重获独立生存的勇气比什么都重要。
  文 飞 摘自《风流一代》

推荐访问:感悟 生命
上一篇:喝酒 生死局_“生死合同”
下一篇:[大脑的3种“鬼把戏”]鬼把戏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