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江西最好的医院 [江西“寡妇乡”641人患尘肺病137人死亡]

来源:入团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10-10 点击:

  悲情“寡妇乡”      赣北大地,面包车在犹如鹅肠般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上前行。司机朱猛志不时地指着乡村里的某家农户说:“这家三兄弟都得了尘肺病,全死了;这家父子俩,父亲已经死了,儿子还在死亡线上挣扎;这家的丈夫死了,老婆也疯了……”
  然而,司机朱猛志本身也是一名尘肺病患者,他曾自嘲地说“虽说现在能开车,说不定过几天就躺在床上吸氧”。其实和他一样患上尘肺病的在江西省修水县上衫乡有641人,此间随处可见的坟头已因尘肺病埋填了137人。8年前,江西省职业病医院的某位专家在此实地调查后曾断言:“8到10年后,这里将是一个‘寡妇乡’!”
  而今,一语成谶。
  
  肇启祸端的金矿
  
  时间回溯至1986年。从上衫乡任何角度都能看到的那峰峦起伏的山脉隶属幕府山系,当地人一直称其为土龙山,然而,当武警黄金部队在山里发现了金矿后,土龙山摇身一变,被当地奉为“金山”。
  于是,上衫乡人民政府办起了一座金矿,与此同时,修水县人民政府也办起了一座金矿,两座金矿正好割据一座山头的两面。上衫乡数以千计的农民成为县乡金矿的矿工,通往金矿的山间小道“车如流水人如龙”。
  所有矿工的招聘全由乡政府组织,几乎不用做什么动员,尤其是金山脚下的红星村、王桥村、同升村和下衫村,村里几乎所有的青壮年劳动力都成为乡金矿的工人。一位当时的矿工说,“比起种田,金矿风钻工一天能赚到30元钱,钱的诱惑比什么都大。”
  然而,由土龙山摇身一变的“金山”,犹如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伴随着诱惑而来的则是无穷的后患。
  从1986年10月到1999年的1月,上衫乡金矿疯狂开采了13年。直到上衫乡笼罩在一片挥之不去的尘肺病的愁云惨雾中,才不得不被迫关闭。
  黄金,这个极富诱惑的天地之产物,并没有给修水县上衫乡的农民带来富裕,给他们带来的只是对财富的梦想和无尽的痛苦。现在的上衫乡到处可见尚未完工的新房,来不及修缮的破旧土房,到处都有可怕的尘肺病人,衰草披离的荒坡山头随处可见那些“跪着死的人”的坟茔。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永远都是一身的泥巴和灰尘,天擦黑时在家里洗个澡,骑上自行车匆匆去金矿了。”24岁的朱会,江西某高校在读硕士研究生,说起对父亲的印象,却只有这么一句话,他的父亲朱耀明今年47岁,于1997年第二批被查出患“二期+”尘肺病,如今已气息奄奄,命悬一线。
  记者拿到一份由修水县上衫乡党委书记卢以忠提供的《关于修水县上衫乡尘肺病有关情况的汇报》,称“自1994年检查发现有尘肺病以来,到目前为止,经江西省职业病鉴定所分五个批次鉴定,全乡共计有489人诊断为尘肺病(已死亡137人),有152人疑似尘肺病”。
  江西省2010年职业病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09年底,全省累计尘肺病人达16078人,占全省人口比例的万分之四;而上衫乡的尘肺病患者却占到全乡人口比例的万分之三百二十,高出江西全省平均水平的80倍。
  一组如此无情的数据,以至于广东某位尘肺病专家在上衫乡考察后叹息:“这是一片被诅咒的土地!”
  在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上”,有一批活生生的人,有的已经死去,有的挣扎在死亡线上,有的在等待不远的死亡;他们一个一个地重蹈着悲剧的宿命,尽是悲欢离合……
  
  “错位”的地方政府
  
  记者在上衫乡采访,不止一次有村民提及上衫乡是个著名的革命老区,该地人民曾经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乡里至今仍保留着1931年鄂湘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的旧址。据说,在淘金热的20世纪90年代,这里也是个令全县干部和周边百姓羡慕不已的地方。
  而如今的上衫乡一片萧条凄凉,土龙山上的金矿也是坑埋草长。
  上衫乡党委书记卢以忠介绍,上衫乡的尘肺病病患者家庭几乎占了这个不大的上衫乡总户数的五分之一,乡政府这么多年为了救助尘肺病患者已经负债600多万元。然而对尘肺病家庭的救助,仅靠乡政府无疑是杯水车薪。
  记者从修水县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该县所有被确诊的尘肺病患者都已纳入农村低保,享受2540~2840元/(人・年)的补贴,此外所有尘肺病患者子女读高中由县教委补助800元/(人・年),自2009年起,患者子女考取专科以上大学由县教委一次性补助5000元/人。
  “上述这些措施都是专门针对尘肺病患者而设,县里也在尽力。”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干部坦言,“县乡两级政府压力都很大,每年由县委副书记牵头,召集有关职能部门召开协调会,研究解决尘肺病有关问题。”
  洗肺,即大容量全肺灌洗术,是目前用于治疗一期、二期尘肺病的主要手段,能清除部分肺内粉尘,改善肺功能,延缓病变升级,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使大量尘肺病人恢复自理能力。然而,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上衫乡600余尘肺病患者中无论是一二三哪一期,洗肺者寥寥无几。
  对此,一直陪同记者采访的樊后宝说出了三个原因:首先,上衫乡偏远闭塞,大多数病人不知洗肺有效,错过了洗肺的最佳时间;其次,最初江西省几乎没有专业的洗肺设备:此外,昂贵的洗肺费用让尘肺病患者家庭无力承担。
  事实上,从1994年该县发现第一例尘肺病死亡病例至今,整整17年时间,这三条原因几乎一直成为上衫乡600余尘肺病患者和家庭进行治疗的最大困难。
  “一段时间,我们和政府的精力都花费在劳动仲裁、法院打官司上。”朱名水无奈说道,“出了问题,政府首先不是反思、帮助我们,而是设法捂盖子,撂挑子。”
  然而,当地的尘肺病问题岂能是“打压、欺瞒、拖延”就能解决的?岁月倥偬,弹指17年间,尘肺病已经成为影响当地社会稳定的公共卫生问题。
  对此,江西省职业病防治研究所的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像修水县上衫乡尘肺病问题如此严重,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当年金矿开发单位责任不落实,企业生产经营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严重唯利是图,违法行为比比皆是。其次,地方政府监管缺失,甚至渎职失察。一味追求地方经济发展,看重GDP数字,而无视这种竭泽而渔的发展方式是以牺牲当地生态、环境及劳动者的生命安全为代价,甚至官商勾结,从中渔利。
  这位人士同时还指出,在当前法律法规健全完善的前提下,最为突出的是农民工患者的职业病诊断难和维权难,个别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有意设置门槛将社会问题复杂化,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这种将社会问题集中堆积的做法不仅将患者推向生活的绝境,同时也涉嫌纵容违法行为的延续。
  “当年开矿的时候如果能够做到有效监管,按规章制度办事,上衫乡这种悲剧肯定不会出现。”江西省胸科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坦言,“就是把简单的风干钻改为湿钻,就可大大降低尘肺病的患病概率。”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当上衫乡开发金矿最为如火如荼时,由于政府参与,“自己开发,自己监管”的弊病暴露。当年该监管时监管缺失,如今该担责时却担责无力。对此,一直关注职业病与劳动关系问题的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常凯认为这是“政府功能的错位”。
  他认为,职业病的防治涉及劳动部门、卫生部门和安监部门。但在现实中,却经常出现找哪个部门都解决不了的怪现象。监管部门职责不清,直接导致这些年像尘肺病这样的恶性职业病居高不下。在目前政策没有完善之前,地方政府应该从整体上承担起责任。
  在离开修水县上衫乡的时候,面包车里司机朱猛志向记者讲述了一件事情:下衫村7组29岁的朱淼生在2000年死于尘肺病,3年后,当地因电网改造需迁其坟茔,家人发现他的尸骨遗存下来的肺已经收缩为鸡蛋大小,有人用铁锤敲击竟不碎。
  尘肺病人被称为“跪着死的人”。他们因肺部纤维化而变硬收缩,导致呼吸功能衰竭而亡,临死蜷缩在一起,犹如跪着,而其肺也收缩为鸡蛋大小的硬核。
  江西修水县上衫乡,这个愈来愈名副其实的“寡妇乡”,不就是641名尘肺病人收缩的一个苦涩的硬核?(来源:2011年4月6日《新民周刊》) (编辑/范朝文)

推荐访问:江西 寡妇 人死亡 尘肺病
上一篇:渑池矿难 [渑池矿难:为走形式的“重组”敲警钟]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