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届高考语文专题复习:2021年高考语文试题--文言文注解及翻译

来源:高三 发布时间:2021-08-01 点击:

 2021 年高考语文试题文言文注解及翻译

 2021 年新高考Ⅰ卷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八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初上皇欲强(使强大)宗室以镇天下,故(所以)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即使)童孺皆为王(封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语气和缓)问群臣:“遍封宗子(皇族子弟)于(对于)天下利乎(吗)? ”封德彝对曰:“上皇敦睦(亲善厚待)九族,大封宗室,自两汉以来未有如今之多者。爵命既崇(高),多给力役,恐非(这恐怕不能)示(显示)天下以至公(很公正)也。”上曰:“然(正确,表肯定)。朕为天子,所以(用来)养百姓也,岂可(怎么可以)劳(使劳苦)百姓以养己之宗族乎!”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皆为县公(爵位名称 ),惟(只有)有功者数人不降。上与群臣论止盗(平息盗贼)。或(有人)请重法(严格的法令)以禁之,上哂(笑)之曰:“民之所以(原因)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没有时间)顾(顾及)廉耻耳(罢了)。朕当去奢省费(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摇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哪里)用重法邪!”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语气词,不翻译)。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用政道询问,状后)。对曰:“隋主好自专庶务(把持所有事务),不任(信任重用)群臣,群臣恐惧,唯知票受奉行而已,莫之敢违(没有敢违抗的,宾前)。以(凭借)一人之智决天下之务(天下事),借(即使)使得失相半,乖谬(犯的错误)已多,下谀上蔽(被下面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何待(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诚(如果)能谨(谨慎)择群臣而分任以事(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状后),高拱穆清(自己安坐在朝廷)而考(考查)其成败,以施刑赏(施以刑法或者赏赐),何忧不治!”上善(以之为善)其言,擢(擢升)为侍御史。上患(担心)吏多受赇(接受贿赂),密使左右(身边近臣)试赂(贿赂)之。有司(官员)门令史受绢一匹,上欲杀之,民部尚书裴矩谏曰:“为吏受赂,罪诚(的确)当(应当)死。但陛下使人遗(送)之而受,乃(这是,表判断)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之以德(用道德加以诱导),齐之以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上悦,召文武五品已上告之曰:“裴矩能当官力争,不为面从(当面顺从我),傥(如果)每事皆然(这样做),何忧不治?”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直言)。”裴矩任(佞臣)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讨厌)闻其过则忠化为佞( 谄谀 奸

 佞),君乐闻直言(直言劝谏)则化为忠。是知君者表(如同测影的表)也,臣者景(影子)也,表动则景随矣(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参考译文:

 唐高祖显德九年秋天八月甲子这一天,唐太宗在东宫显德殿即位。起初,高祖想以加强皇室宗族的力量来威镇天下,所以与皇帝同曾祖、同高祖的远房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即使童孺幼子均封为王,达数十人。为此,太宗语气和缓地征求群臣的意见:“遍封皇族子弟为王,对天下有利吗?”封德彝回答道:“太上皇亲善厚待皇亲国戚,大肆分封宗室,自东西汉以来都没有如此之多。封给的爵位既高,又多赐给劳力仆役,这恐怕不能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吧!”太宗说:“有道理。朕做天子,就是为了养护百姓,怎么可以劳顿百姓来养护自己的宗族呢!”十一月,庚寅(初五),将宗室郡王降格为县公,只有功勋卓著的几位不降。唐太宗和群臣讨论如何平息盗贼。有人请求用严格的法令来禁止,太宗面含嘲笑着说:“百姓之所以成为盗贼,是因为赋税劳役繁重,官吏贪污,民众饥寒切身,所以才不顾廉耻的。朕应当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徭薄赋,任用清廉的官员,让百姓衣食有余,自然就不做盗贼了,哪里需要用重法!”这样过了几年以后,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面的大门都不用关闭,商旅之人可以在荒郊野外露宿都不用担心治安问题。太宗听说了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的名声,召见他询问政道,张玄素答道:

 “隋主喜欢自己把持所有事务,不愿意信任群臣,因此群臣恐惧,只知道受命奉行而已,没有敢违抗的。以一人的智慧决定天下事,即使能够做到得失相半,犯的错误也已经很多了,加上君主被下面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如果能够谨慎地选择群臣,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自己安坐在朝廷上考查其成败而施以刑法或者赏赐,如果能够这样,何必担心天下治理不好呢?太宗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将他升为侍御史。太宗担心官吏中多有接受贿赂的,便秘密安排身边的人去试探他们。有一个刑部的司门令史收受绢帛一匹,太宗得悉后想要杀掉他。民部尚书裴矩劝谏道:“当官的接受贿赂,罪的确应当处死;但是陛下派人送上门去让其接受,这是有意引人触犯法律,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谓‘用道德加以诱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的古训。”太宗听了很高兴,召集文武五品以上的官员,对他们说:“裴矩能够做到在位敢于力争,并不一味地顺从我,假如每件事情都能这样做,国家怎么能治理不好呢?”臣司马光曰:古人说过:君主贤明则臣下敢于直言。裴矩在隋朝是位佞臣而在唐则是忠臣,不

 是他的品性有变化。君主讨厌听人揭短,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由此可知君主如同测影的表,大臣便似影子,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2021 年新高考Ⅱ卷 初,范阳祖逖,少有大志,与刘琨俱为司州(地名,今河南洛阳)主簿(主管文书簿籍的官),同寝(睡),中夜(半夜)闻鸡鸣,蹴(cù,踢,蹬)琨觉,曰:“此非恶(不好)声也!”因(于是)起舞(舞剑)。及渡江,左丞相睿以为(“以之为”,派他做)军谘祭酒(军事顾问一类的官)。逖居京口,纠合(集合)骁健(勇猛健壮的人),言于睿曰:“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怨恨反叛)也,由宗室(皇帝的宗族)争权,自相鱼肉(比喻残杀、残害),遂使戎狄(我国古代称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乘隙,毒流中土(中原地区),今遗民(沦陷区的人民)既遭残贼(残害,伤害),人思自奋(奋起反抗),大王诚(假如)能命将出师(任命将领,派出军队),使如逖者统之以复中原(黄河中下游地区),群国(全国各地)豪杰,必有望风(听到消息)响应者矣。”睿素(一向)无北伐之志,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州的长官),给千人廪(官府发的粮米,这里指军粮),布三千匹,不给铠仗(铠甲武器),使自召募。逖将其部曲(当时世家大族的私人军队)百余家渡江,中流(江心)击楫(敲打船桨)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渡)者,有如大江!”遂屯淮阴,起冶铸兵(起炉炼铁,铸造兵器),募得二千余人而后进(进发)。(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祖逖北伐》)

 参考译文:

 当初,范阳人祖逖,年轻时就有大志向,曾与刘琨一起担任司州的主簿,与刘琨同寝,夜半时听到鸡鸣,他踢醒刘琨,说:“这不是令人厌恶的声音。”就起床舞剑。渡江以后,左丞相司马睿让他担任军咨祭酒。祖逖住在京口,聚集起骁勇强健的壮士,对司马睿说:“晋朝的变乱,不是因为君主无道而使臣下怨恨叛乱,而是皇亲宗室之间争夺权力,自相残杀,这样就使戎狄之人钻了空子,祸害遍及中原。现在晋朝的遗民遭到摧残伤害后,大家都想着奋发杀敌,大王您确实能够派遣将领率兵出师,使像我一样的人统领军队来光复

 中原,各地的英雄豪杰,一定会有闻风响应的人!”司马睿一直没有北伐的志向,他听了祖逖的话以后,就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仅仅拨给他千人的口粮,三千匹布,不供给兵器,让祖逖自己想办法募集。祖逖带领自己私家的军队共一百多户人家渡过长江,在江中敲打着船桨说:“祖逖如果不能使中原清明而光复成功,就像大江一样有去无回!”于是到淮阴驻扎,建造熔炉冶炼浇铸兵器,又招募了二千多人然后继续前进。

 2021 年高考全国甲卷 九月,契丹大举入寇(侵略)。时以(因为)虏寇(敌寇)深入,中外震骇。召群臣问方略(方法谋略),王钦若临江人,请幸(巡幸)金陵,陈尧叟阆州人,请幸成都。帝以(因此)问寇准,准曰:“不知谁为陛下画(谋划 )此二策?”帝曰:“卿姑(姑且)断其可否,勿问其人也。”准曰:“臣欲得献策之人,斩以衅鼓( 把他的血涂在鼓上 ),然后北伐耳!陛下神武(神明威武),将臣协和(团结和谐),若(如果)大驾亲征,敌当(应当 )自遁(逃跑);不然(不这样),出奇以挠其谋,坚守以老(使敌人疲劳 通假字,劳)其师,劳佚(疲劳和安逸)之势,我得胜算矣。奈何(为什么)弃庙社(宗庙社稷),欲幸楚、蜀,所在人心崩溃,敌乘胜深入,天下可复保耶?”帝意乃(就)决,因(于是)问准曰:“今虏骑驰突(快跑猛冲),而天雄军实为重镇,万一陷没,则河朔(黄河以北)皆虏境也。孰(谁)可为守?”准以王钦若荐,且曰:“宜(应该)速召面谕(当面晓谕),授敕(授予诏令)俾 bǐ(让)行。”钦若至,未及(没有来得及)有言,准遽(急忙)曰:“主上(皇上)亲征,非臣子辞难(躲避危险辞难)之日,参政为国柄臣(国家的掌权之臣),当体此意。”钦若惊惧不敢辞。闰月乙亥,以(让)参知政事王钦若判(兼任)天雄军兼都部署。契丹主隆绪同其母萧氏遣(派遣)其统军顺国王萧挞览攻威虏、顺安军,三路都部署击败之,斩偏将,获其辎重(军用物资)。又攻北平砦 zhài 及保州,复为州砦兵所(为┄所表被动)败。挞览与契丹主及其母合众(聚集兵众)攻定州,宋兵拒(抵抗)于唐河(状后,在唐河抵抗),击其游骑。契丹遂(于是)驻兵阳城淀,号二十万,每纵(纵使)游骑剽掠(抢劫掠夺),小(稍稍)不利辄(就)引去,徜徉(来回游荡)无斗志。是时(这时),故将王继忠为契丹言和好之利,契丹以为(认为 )然 正确),遣李兴议和。帝曰:“朕岂(难道)欲穷(滥用武力)兵,惟(只是)思息战(停止战争)。如(如果)许通和(沟通

 议和),即(立即)当遣使。”冬十月,遣曹利用诣(去往)契丹军。十二月庚辰,契丹使韩杞持书与曹利用俱(一起)来,请盟。利用言契丹欲得关南地。帝曰:“所言归地事极无名,若(如果)必邀求,朕当决战!若(如果)欲货财(货物钱财),汉以玉帛赐单于,有故事(先例),宜(应当)许之。”契丹犹觊(觊觎)关南,遣其监门卫大将军姚东之持书复议,帝不许而去。利用竟以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成约而还。

  参考译文:

 九月,契丹大规模地入侵宋朝。当时因为敌寇深入宋境,朝廷内外震动惊骇。宋真宗召集群臣询问应对的方法谋略,王钦若是临江人,请求皇帝前往金陵;陈尧叟是阆州人,请求皇帝前往成都。皇帝因此询问寇准,寇准说:“我不知道是谁替陛下谋划的这两个计策呢?”皇帝说:“你姑且判断这两个计策是否可行,不要问出计策的人是谁。”寇准说:“臣想要抓住提出计策的人,杀了他把他的血涂在鼓上,然后北伐!如今陛下神明威武,武将文臣团结和谐,如果您亲自领兵出征,敌人应当自行逃跑;如果不这样做,那就出奇兵来打乱敌人的计划,坚守阵地来使敌人困乏疲惫,从疲劳和安逸的敌我形势来看,我们有必胜的把握。为什么要抛弃宗庙社稷,想要到楚、蜀之地呢,问题在于人心溃散,敌人趁着胜利的形势深入宋境,天下还能够保得住吗?”皇帝的心意就决定了,于是询问寇准说:“现在敌人的骑兵快跑猛冲,而天雄军实际是重镇,万一被攻陷,那么黄河以北的地区都成为敌人的地域了。谁能够担任守将?”寇准举荐王钦若,并且说:“应该快速召见他当面晓谕,授予诏令让他前去。”王钦若到了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寇准急忙说:“皇上亲自领兵出征,现在不是臣子躲避危险辞难的时候,参政是国家的掌权之臣,应当体察这个意思。”王钦若惊慌恐惧不敢推辞。闰月乙亥,(皇上)让参知政事王钦若兼任天雄军兼都部署。契丹主隆绪和他的母亲萧氏派遣辽统军顺国王萧挞览,攻打威虏、顺安军,三路都部署击败辽军,斩杀辽军副使,俘获了辽军军用物资。辽军又攻打北平砦及保州,又被州砦兵打败。萧挞览与契丹主及其母亲聚集兵众攻打定州,宋兵在唐河抵抗,攻击辽军游骑。契丹于是在阳城淀驻守军队,号称二十万,常常纵使游动骑兵抢劫掠夺,稍稍失利就撤退,来回游荡没有斗志。这时,降辽旧将王继忠对契丹进言议和的好处,契丹表示认同,派遣李兴议和。皇帝说:“我难道想要滥用武力吗,只想着停止战争。如果答应沟通议和,立即派遣使者去往契丹军中。”冬十月,派遣曹利用到达契丹军营议和。十二月庚辰,契丹使者

 韩杞持书与曹利用一起来到澶州,请求订立盟约。曹利用进言契丹想要得到关南土地。皇帝说:“辽所说的归还土地的事极其没有理由,如果一定求取,我一定决战!如果想要货物钱财,汉朝曾赐给匈奴单于玉帛,有先例,应当答应他们。”契丹还觊觎关南,派遣辽监门卫大将军姚东之持书复议,皇帝没有答应他,他就离开了。曹利用最终用十万两白银、二十万匹绢定成盟约回来了。

 2021 年高考全国乙卷 戴胄忠清公直(忠诚清廉公正耿直),擢(提拔)为大理少卿(掌刑狱案件审理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上以选人多诉冒资荫(伪造资历),敕令(下令)自首,不首者死。未几(不久),有诈冒(伪造资历)空营(未自首)者,上欲杀之。胄奏(上奏)据法应流(流放),上怒曰:“卿欲守法(遵守法律),而使朕(皇帝自称)失信乎?”对(臣子对皇上的回答)曰:“敕者(皇上的命令)出于一时之喜怒,法者(法律)国家所以(用来)布(公布)大信于天下也。陛下(对皇帝的尊称)忿(痛恨)选人之(主谓间取独)多诈,故欲杀之,而既(已经)知(知道)其不可,复断之以法(以法断之:依法裁断),此乃(是)忍小愤而存(保持)大信也。”上曰:“卿(对臣子尊称)能执法,朕复何忧?”胄前后(多次)犯颜(冒犯皇上)执法,言如涌泉,上皆从(听从)之,天下无冤狱(案件)。

 郐令裴仁轨私役(役使)门夫,上怒,欲斩之。殿中侍御史长安李乾祜谏(进谏)曰:“法者,陛下下所与天下共也,非陛下所独有也。今仁轨坐(犯罪)轻罪而抵极刑(判处死刑),臣恐(担心)人无所措手足(不知所从)。”上悦,免仁轨死,以乾祜为(使…担任)侍御史。

 上谓侍臣(侍奉帝王的廷臣)曰:“朕以(认为)死刑至重(极为重大),故(所以)令(下令)三覆奏(三次回奏),盖(发语词,不译)欲思之详熟(深思熟虑)故(缘故)也。而有司(负责的官吏)须臾(片刻)之间,三覆已论;又(另外),古刑人(处决犯人),君为之彻乐减膳(撤掉音乐演奏,减少膳食)。朕庭(宫庭)无常设之乐,然常为(因为)之不啖(吃)酒肉;又,百司(百官)断狱,唯(只)据(依据)律文,虽(即使)情在可矜(同情),而不敢违法,其间岂能尽无冤乎(哪里…呢,表反问)?丁亥(贞观五年十二月丁亥日),制(下诏):“决(判决)死因者(死刑犯),二日中五覆奏(五次回奏),下诸州者三覆奏。行刑之日,尚食(主管膳食的)勿进酒肉,内教坊及太常不举乐(奏乐)。

 皆今门下(门下省)覆视(督察),有据法当死而情可矜者,录状(记下情况)以闻(上报朝廷)。”由是(因此)全活(保全性命)甚众。其五覆奏者以(在)决(处决)前一二日,至(到)决日又三覆奏。惟(只有)犯恶逆者(犯恶逆罪,十恶之一)一覆奏而已。

 上尝(曾经)与侍臣论(讨论)狱。魏...

推荐访问:年高 文言文 注解
上一篇:好人发布仪式致敬词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