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3名矿工杀害工友伪造矿难骗钱|1998年矿难6名矿工生还

来源:程序员 发布时间:2019-10-16 点击:

  2003年,由王宝强主演的电影《盲井》,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矿区的故事:两个游手好闲的人,先是将打工者诱骗到矿区,然后害死在矿井下,制造事故假象,再假扮死者亲属向矿主索要赔偿……这部根据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获得了第5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如今,现实版的《盲井》在福建省永安市上演:2009年8月,被告人卢里合为骗取矿主钱财,分别与被告人龙俱才、历史哈预谋,诱骗被害人安里博一起到永安市洪田镇贵湖煤矿打工。之后,趁安里博在井下作业不备时,三被告人共同持铁锤等工具将其杀害,并将作案现场伪造成矿难致人死亡的假象,企图骗取矿主钱财。
  2010年8月24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卢里合死刑,被告人龙俱才、历史哈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三被告人对判决均不服,提出上诉。
  2011年5月20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天灾,其实是人祸
  
  永安市洪田镇贵湖煤矿矿主陈妙龙以为自己倒霉赶上了天灾,丝毫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精密布局的人祸。
  2009年8月11日13时许,贵湖煤矿的一名工人在井下作业时发生矿难致死,这名死者是3天前来到矿上。
  当年8月9日,卢里合、历史哈、龙俱才、安里博经人介绍,到陈妙龙经营的贵湖煤矿挖煤。8月11日13时许,陈妙龙在煤矿煤洞门口接到龙俱才报告,称井下出事。他下井后发现安里博被煤压住,卢里合、历史哈两人边哭边扒煤。尽管陈妙龙立即将安里博送医院抢救,可惜安里博还是在途中死亡。之后,卢里合等人称赔偿事宜及后事由安里博的亲妹夫历史哈全权处理。于是,陈妙龙先付给卢里合、历史哈各2000元,同时安排他们到永安锦源宾馆住宿。
  8月12日,永安市公安局在清查旅店业的过程中,发现卢里合、龙俱才、历史哈形迹可疑。经了解,三人与2009年8月11日在贵湖煤矿发生的一起矿难案件有关,办案民警立即向矿主调查情况。
  这起在常人眼中普通的安全事故,在经验丰富的公安民警看来疑点重重。永安市燕西派出所所长表示,最初让他产生怀疑的是死者亲属带来的那份死亡证明。“明显不符合程序。尸体还在殡仪馆,怎么就能开出死亡证明呢?”而且,亲人出事了,这两人第一反应不是迅速赶往出事地点确认,而是记得开证明,显然有备而来,有违常理。此外,协商陷入僵局后,他们一再主动下降赔偿金,也让公安干警觉得可疑:“这不太符合常理,正常情况下家属不会这么着急解决。”
  经过现场勘察,民警发现多处疑点:被安排在井下160米的工作面作业的死者,却从距工作面37米高的尚未打通的通风井摔下。公安民警随即前往殡仪馆对矿难死者的尸体进行检查,发现死者系他杀,且卢里合等三人有作案嫌疑。民警遂对三人进行审讯,三人不得不供述了杀人罪行。
  民警按照死者身份证的地址,前往四川省雷波县元宝山乡阿卢阿土家调查死者安里博的身份。经查,死者的身份证和户口簿都是假的。
  
  逮“猪”,目的为骗财
  
  “打点子”是流传在矿井上的一句黑话,指在井下把人打死,再制造“冒顶”、“爆炸”等事故假现场,而后有人冒充死者亲属,骗领死亡赔偿金。那些“打点子”中的受害者则被犯罪分子戏称为“猪”。
  2009年7月,被告人卢里合为骗取矿主钱财,与被告人历史哈预谋后,认为当务之急是找“猪”。二人商议由历史哈主要负责寻找受害人。历史哈得知雷波县元宝山乡阿卢阿土家的安里博要外出务工时,感觉时机到来了,于是,他给安里博家人4500元,并为安里博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谎称要将安里博带到南方打工,月薪3000元以上,4500元只是预付工资。
  安里博的家人听说后露出喜悦笑容,他们感觉天上掉馅饼了――在元宝山乡种地一年收入都不到2500元。家人收到历史哈交给的4500元后,便将有些智障的安里博交给历史哈。
  “猪”找到了,接下来需要寻找合适的作案地点。卢里合想起几年前在山西挖煤时认识的工友龙俱才。
  “龙大哥,小弟现在有个发财的机会,不知道你想不想一起干?”“干,有钱谁不赚?要哥做什么,尽管说。”听说有发财机会,龙俱才喜出望外。
  于是,卢里合要求龙俱才选一个合适的矿山,然后通知他。龙俱才想起前几年到福建永安一家招待所住宿,没钱付房费,连身份证也没要回来,就偷偷跑了的往事,他寻思着现在得回永安那家招待所找老板拿回身份证。于是,他就考虑在永安寻找合适的作案地点。
  经过多次踩点,龙俱才选定了贵湖煤矿,后被矿主安排在该煤矿383水平煤洞打工。龙俱才选定作案地点后,便打电话让卢里合带人来永安。当年8月9日,龙俱才在火车站将卢里合、历史哈、安里博三人接到洪田镇。
  安里博满心欢喜,以为自己踏上了“黄金之旅”……
  
  下手,人性已丧尽
  
  刚到矿上,卢里合等三人对安里博很是关照,大家称兄道弟,很是热乎。
  2009年8月10日夜里,卢里合、龙俱才、历史哈三人商量第二天早晨就动手杀了安里博,并约定先动手杀安里博的人多分2万元。8月11日上午,卢里合等三人与安里博一组下井干活,卢里合和龙俱才推完最后一车煤后,先后向历史哈使眼色让其动手。历史哈犹豫了一会,便用一把铁锤击打安里博的左后脑;随后,卢里合再拿起铁锤打安里博的前胸部……三人先后对安里博进行多次锤击。之后,三人将安里博抬到煤堆上,发现安里博还未死,卢里合用铁锤又打了安里博的前胸几下。安里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在他乡成了冤死鬼。
  而后,卢里合、龙俱才、历史哈将煤矿井下支撑顶板的工具撬掉,用铁锤将上方的架子打断,制造煤塌事件。伴随着轰鸣声,三人一边从井下朝外面爬,一边大惊失色地高喊:“冒顶了!冒顶了……”
  正在喝茶的矿主陈妙龙一听到“冒顶”的喊叫声,又听龙俱才报告说出事故了,顿时脸就变了颜色,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他惊慌失措地喊来矿井上面所有的人,到矿井下救人。
  “谁认识死者的亲属?”惊魂未定的矿主问道。这时,龙俱才站了出来,装模作样地说:“我知道安里博朋友和妹夫的电话,我去给他们打电话吧。”矿主摆摆手示意他快去。
  按照事先的安排,冒充安里博朋友和妹夫的卢里合、历史哈等人匆匆赶来,一见尸体,便“悲痛欲绝”地哭成了一片。等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过后,便与矿主开始了赔偿金的谈判。“我们要是把这事情反映出去,你的矿最少要关3个月。”卢里合、历史哈叫嚣道。
  “这样吧,我先给你们每人2000元生活费,赔偿的事等死者安葬后再谈。”矿主陈妙龙提出缓兵之计。之后,几个人在矿主的帮助下,把安里博的户体运到了永安殡仪馆等待火化。
  
  审判,作茧者自缚   
  2010年8月24日,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法院认定,被告人卢里合为骗取矿主钱财,分别与被告人龙俱才、历史哈预谋后,诱骗被害人安里博一起到龙俱才选定的贵湖煤矿打工,趁安里博不备,共同持铁锤等工具将安里博杀害,并将作案现场伪造成矿难致人死亡的假象,企图骗取矿主钱财。
  一审法院认为,三被告人以伪造矿难骗取矿主钱财为目的,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系共同犯罪。三被告人所犯故意杀人罪的动机卑劣,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依法应予严惩。遂依法判决:被告人卢里合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被告人龙俱才、历史哈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三名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福建高院。福建高院二审认为,上诉人卢里合、龙俱才、历史哈为了达到非法骗取他人钱财的目的,经预谋商量后分工明确,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并采用伪造成矿难的方式,向矿主索要赔偿,符合《刑法》关于诈骗罪和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属于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的牵连犯罪,应择一重罪论处,三上诉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系共同犯罪。关于三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有酌情从宽情节或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三上诉人归案后虽然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但均存在避重就轻的情形,且本案犯罪动机卑劣、犯罪手段残忍、犯罪后果严重,其中卢里合不仅积极参与犯罪前期的预谋、策划和准备工作,还为主负责整个杀人方案的实施,唆使历史哈率先动手杀人,并先后持铁锤两次击打被害人胸部致其死亡,属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极大的犯罪分子,原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并无不当:龙俱才和历史哈亦参与犯罪的共谋和准备,龙俱才跨省寻找合适的作案地点,历史哈带来被害人并冒充被害人妹夫骗钱,且二人在杀人过程中先后持铁锤分别击打被害人的头部和胸部,均属罪行极其严重的罪犯,鉴于龙俱才系被纠集而来,历史哈的地位也略次于卢里合,原判根据二人罪责,判处其死刑并缓期二年执行适当。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本案二审法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该案中的三被告人,上有父母,下有妻儿,身有田地,本应靠自己的劳动所得安居乐业,平安度日,却利欲熏心,杀人骗财,最终受到法律的严惩,落得如此下场实属罪有应得。”
  
  警醒,铲除产业链
  
  据调查,2007年以来,自福建一煤矿首次发现杀人敲诈这种残忍的手段作案后,辽宁、云南、湖北等9省也陆续出现此类恶劣案件,发案近30起,死亡人数近30人,大量的涉案人员均指向四川雷波县。雷波县一度被推向舆论的漩涡。人们在该县清查时发现,很多智障人被买卖、多次转卖,受到非人虐待,被他人利用从事各种非法活动,甚至惨遭杀害。
  据法院介绍,目前发生的敲诈杀人案,被害者多为身份不明的智障人员。本案中,被害人安里博家乡元宝山乡距离雷波县城76公里,全是险峻高山,最高峰海拔达2530米。据当地村民阿年和阿果透露,当地一些山村像养牲口一样圈养着一些痴呆人员,当地人称为“娃子”。他们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可以买卖,甚至条件成熟时,以他们的性命作为赚钱工具。
  原来,当地有一些人好吃懒做,成天四处游荡,碰到神志不清的流浪人员,悄悄跟在后面,拿出吃的喝的进行哄骗,然后圈养在深山中,贩卖给需要劳力的家庭。
  还有更歹毒的人,将哄骗来的或买来的“娃子”进行训练,带到全国各地去打工,伺机推下建筑工地,或在矿井下杀死,以骗取老板的赔偿金。“好歹是一条性命啊,太惨啦……”村民阿果说。
  阿年说,去年该县政府曾发出通报,要求各家各户交出“娃子”,返送回乡了一批。“但绝对还有!”
  雷波警方称,去年6月,在该县公安局后面的深山中,警方一次性解救了40名痴呆人员:今年,在卡哈洛山区又解救了7人。这些人员被圈养在草棚中,平时帮人放羊、干农活。
  雷波县元宝山乡村民介绍,该县人均年收入在2600元左右,而他们乡的人均年收入只有800元。贫瘠艰苦的自然条件,使得很多山民选择了外出打工。赚大钱的欲望让一些山民铤而走险,苍茫大山,又成了他们作案后的藏身之地。雷波处于三省交界,犯罪嫌疑人如果发现不妙,马上可以越过金沙江,潜逃到云贵山区。福建发生多起类似案件后,当地警方曾派出专班在山里蹲守,每班8至10人,每次时长两三个月,前后只抓获了2名犯罪嫌疑人。
  在市场经济下,雷波县少数不法分子为“赚钱”抛弃伦理道德,置法律威严而不顾,是用丧失人性的方法挑战道德的底线和法律尊严。公众愤怒,民众谴责。如何杜绝这种野蛮的非人行为?
  法官呼吁,这一桩血案再次折射出雷波杀人骗赔黑色产业链的严重社会危害问题,应当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必须依法予以铲除。
  公安部门认为,很多犯罪分子居住在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高寒山区,经济极为贫困,因此铤而走险。险峻的地理环境以及浓厚的家族观念,给打击“容留”农村无序流动人员的行为造成了难度,这些必须予以有力打击。
  另外,矿主招人的不规范、出事后瞒报私了,以及法律的不健全,对于买卖智障人员打击不力……这些都亟待整治、完善。
  
  (编辑/李燕)

推荐访问:工友 福建 矿工 伪造
上一篇:[用行动诠释责任]用父母故事诠释责任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