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妈妈”割肝救子】 割肝救夫汪春霞

来源:二年级 发布时间:2019-06-06 点击:

  凌晨5点,村庄静谧。村外的堤坝上,一个女人正快速地走着。她的步子迈得不算大,但频率极快,远远望去,似乎只有两条腿在快速拨动,像上了发条一样。昏暗中,也有一些晨练的身影,但很快都被她超越。坝上所有的人中,她走得最快、最急。
  这个“暴走”减肥的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减肥?
  
  儿子病了18年我要给他一个肝
  
  她叫陈玉蓉,今年55岁,1996年从乡办企业下岗,目前在一家建材市场做会计。
  陈玉蓉的儿子叫叶海斌,今年31岁。13岁那年,海斌被确诊患上一种先天性疾病――肝豆状核病变,肝脏无法排泄体内产生的铜,致使铜长期淤积,进而影响中枢神经和体内脏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
  2008年12月,叶海斌病情垂危,肝移植成了治疗的唯一方法。陈玉蓉毅然决定,把自己的肝捐出来,挽救儿子的生命。
  然而,检查显示,陈玉蓉患重度脂肪肝,不适宜肝移植。
  
  救子心切,踏上漫漫减肥路
  
  从医院出来后,陈玉蓉当天晚上就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
  从陈玉蓉家旁走上堤坝,不远处就是一个标着“2”的石礅,堤坝的终点有一个标着“4.5”的石礅,走一个来回,正好5公里。陈玉蓉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就是10公里。
  有天夜里,坝上出了车祸:经常散步的一位中年妇女被摩托车撞死了。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晚上再无人到坝上走路,唯独陈玉蓉还在坝上走,“对于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可怕!”
  陈玉蓉每餐只吃半个拳头大的饭团,有时夹块肉送到嘴边,又放回碗里。她只吃青菜,水煮的,没有油。
  每天10公里路,每餐半个拳头大的米饭团,难以想象需要怎样的毅力才能坚持。但陈玉蓉说:“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
  
  真情与坚持创造的奇迹
  
  7个多月里,陈玉蓉风雨无阻。她的鞋子走破了4双,脚上的老茧长了就刮,刮了又长,而几条裤子的腰围紧了又紧。
  最后一次体检,陈玉蓉的体重从68公斤减到60公斤,重度脂肪肝奇迹般消失了。这个结果让当初给她检查的陈知水教授大为震惊,当时为了安抚她,说只要努力,也许半年可以消除脂肪肝,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对此,武汉同济医院大夫田德安也连声感叹: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更何况还是重度。“没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肯定做不到!”
  2009年10月,经医院会诊,陈玉蓉达到了供肝标准,她终于可以为儿子捐肝了。
  
  手术中,医生为母子传话互报平安
  
  叶海滨的手术很顺利,病房里的医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通道口报告手术情况。
  陈玉蓉手术后很快就清醒了;叶海斌进行手术时,医生们不时向她发布儿子手术进展情况。第二天上午10时许,手术完成,医生拔去了叶海斌的气管。术后虚弱,叶海斌不能说话,但医生看懂了他眼里的牵挂,轻声告诉他:“你的母亲手术很顺利。”
  重症监护室里,陈玉蓉母子静静地躺着。没有语言交流,有的只是母子同心穿越生死后的宁静。
  你愿意像她这样做吗?
  51岁的夏先生是同济医院外科楼的病友,与陈玉蓉母子仅一墙之隔。他与同病房的病友看了一整天的电视直播,“中央四台、新闻频道,只要有,我都不放过。”
  陈玉蓉手术完毕被推回重症监护室时,全楼层的病友都静静地等在这里。听到手术顺利完成,好多病友都想鼓掌庆贺。但最终,大家还是忍住没拍手,而是默默地为她祝福。
  夏先生说,他唯一的感觉就是陈玉蓉的伟大,“‘暴走’、捐肝,每一种行为都体现了母爱的伟大。”当记者问他:“如果这种不幸降临到你身上,你愿意像她这样做吗?”夏先生认真答道:“看过她的故事,我想做父母的都会这样做的。”
  (摘自《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

推荐访问:暴走 妈妈 割肝救子
上一篇:心理治疗_阿根廷人对心理治疗很狂热
下一篇:痴呆症:神经系统的癌症 神经系统病变症状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