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爷网奶”智囊团]爷奶偏心自己的种田文

来源:加拿大移民 发布时间:2019-05-15 点击:

  我需要帮助,我需要经济上的帮助。当然,我并不是一无所有。我有一份新工作――在《路标》杂志做编辑,有一定的收入。可是,因为刚刚大学毕业,我要还助学贷款。而且,婚期已近,我不知道能否支付得起一套新衣和一份好礼。望着面前的支票本,我一阵阵发晕。
  就在这时,我听人说起了一个有趣的团体――老人智囊团。这是个全国性的组织,他们在网站上免费为大家排忧解难,提供咨询服务。咨询的人只需将自己有关生活的问题放到他们的网站上,便会收到回复。这些回复有建议或意见。这些戏称自己为“网爷爷网奶奶”的老人现在已经成了网络上的新星。随时都乐于提供助人服务。从“秋海棠为什么没有开花?”到青少年遇到的人生麻烦,都不在他们的话下。“说不定他们能帮我解决那困扰我的经济问题。至少,我可以为杂志写一篇报道。”这样想着,我便决定去采访他们。
  11月的一天,我驱车前往位于马里兰州嘎斯堡的美萨迪斯特镇,来到退休人员社区。一进入大厅,迎面是装饰在墙上的漂亮的秋叶。一位女士和我紧紧握手:“欢迎你,我是特希・玛亚西。”她把我带进了会客室。会客室里已经坐了14个老人,这是他们每周星期三上午10点15分准时召开的例会。特希是这个会议的召集人,她的工作还包括将人们的问题从电脑上打印下来。供在例会上讨论,然后将答案挂上网站,我找个座位坐下来,拿出纸和笔。特希的年龄70刚出头,而其他人的平均年龄是90岁!
  “OK!准备好了吗?咱们开始工作了。”特希问大伙,白发苍苍的众位老人点了点头。
  特希开始读第一封信:我祖母刚刚去世了。我23岁,我家搬到了伊利诺伊州,但我一个人住在佐治亚州。感觉很孤单。请帮帮我。特希说:“这可是个大问题。”但是。退休牧师伯纳,费格尔却马上答道:“建议请她阅读《路标》杂志。”他高声说,同时向我会意地眨眨眼。接着他严肃地说道:“她可以到附近医院的儿科病房做做义工。”特希汇总了其他人的意见,然后写出建议:她应该多参加集体活动,走出去结交朋友,到社区做义工。
  一位女士在信里谈到她的男友不愿和她分担经济开支,这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该怎么办?96岁的斯迪芬妮・马德森主动回答了这个问题:“甩了他。”“经济问题上的分歧往往是造成婚姻破裂的最大因素。”伯纳赞成斯迪芬妮的意见。哇!这一队老人的热情可是有感染力的,引得我也想加入他们的讨论了。
  “这里还有一个精彩的问题!”特希说,她读着下一封信:“你们能否提点建议,如何教孩子尊重别人?”老人们笑了。一位卷头发的小个子女士发言;“礼貌待人要这样开始:用最友善的态度说最友善的话,做最友善的事。”她叫多娜丝・汤姆森,今年已经91岁了,恰似安详的老祖母。
  会议之后。我和几位老人聊了起来,道格,迈克逊以前是加州一位成功的商人,在遇到困难时,他不时向他的老奶奶请教,往往能得到中肯的建议和指导。向老人寻求帮助的经历促使他于2001年成立了“老人智囊团”。“当时我想。如果有一个组织能把老人们召集到一起,集思广益,向需要的人提供咨询,该多好啊!”
  今天,老人智囊团已经有了600名成员,散布在全美的47个地区。这些年来,他们一共做出了6.3万条答复!
  对此有兴趣的老人都可以申请加入。他们必须愿意“与人分享人生体验,而不是只提建议。”申请者的年龄必须在60岁以上,而且得提供简历并通过筛选和审查,他们每周共有三个小时的活动。现在,老人智囊团历年的建议已经被整理精选出来。在15种出版物上的相关栏目中刊出。
  伯纳是马里兰州人,他在智囊团组建之初就参加了这个组织。“开初,我只是出于好奇来的。”他说,“但是,现在我已经离不开它了。”斯迪芬妮解释说:“我们这个团队是个了不起的团队――我们这些老家伙活了那么大岁数,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她倾身向前,悄悄说:“生活就是有苦有甜。”一旁的多娜丝笑了。“我最喜欢的栏目是‘爱情’,我母亲常说:‘用爱回应爱’。”最后,我鼓足勇气向他们讨教困扰着像我一样的年轻人的经济问题。多娜丝语气坚定地说:“啊,细水长流,存一点,花一点!”
  虽然会议不到一小时,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非常惊奇地看到,老人智囊团已经对很多问题提出了自己睿智的见解。
  谁知网络也能将我这样不谙世事的小毛头和睿智的90岁以上老人联系起来?他们给任何想获得老一辈丰富人生经验的人送去了他们智慧的结晶。感谢我们的网爷爷和网奶奶。
  文/[美]尼可尔・洛里玛 摘自《海外文摘

推荐访问:智囊团 网爷网奶
上一篇:人生最美妙的风景,竟是_最美妙的人生
下一篇:喝汤不比吃肉有营养 喝汤和吃肉哪个有营养

Copyright @ 2013 - 2018 优秀啊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优秀啊教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