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工之死|挖运河农民工死了多少人?

来源:考研 发布时间:2019-10-09 点击:

  2009年7月31日,靠打点滴、输氧维持生命数月的徐士民去世了。虽然他费尽周折等来了一纸职业病诊断证明,却没有等来赔偿。   在徐士民去世的前两天,徐家拿到了由铁岭县法院做出的伤残等级鉴定。鉴定结果为:三级,矽肺并伴有呼吸困难。
  徐士民是辽宁市铁岭县李千户乡东催村人,2005年6月12日进入铁岭县辰宇石英砂厂。他从事的工作是粉碎石英砂石。
  徐士民的妹妹徐士清对记者说,除非天气不好,徐土民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每天回家后浑身都是白灰,一洗澡,澡盆子里的水都是白色的。
  据徐士民的其他家属称,徐士民等工人曾向辰宇石英砂厂的老板刘景辰提请过更换防护性更好的口罩等要求,但刘景辰却回答:“不想干就别干了。”
  辰宇石英砂厂的规模不大,在里面做工的工人总共10多个,大都是东催村及附近的村民。
  2007年5月起,徐士民开始经常性地出现咳嗽、胸闷、气喘伴随轻微发烧的症状。徐士民出现的这些病症起初并没有引起家人的重视,“当时以为他得了感冒,吃点药打几针后他又到石英砂厂工作了。”徐士民的弟弟徐士林说。
  2008年10月13日,辰宇石英砂厂一位名叫李树才的工人去世。当地开始流传李树才是因为肺部吸人过多的灰尘得了矽肺病死的。“当时就害怕哥哥得的也是这个病。”徐士林说。
  同年11月18日,因感到呼吸非常不适,徐士民被家人送到了铁岭市医院。医院初步诊断为肺结核,建议送至市肺结核医院做进一步诊断。徐士民遂被转移到铁岭市肺结核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的结果却令徐家人感到意外:徐士民的肺部并无结核。
  一番四处问诊之后,当地一位主治呼吸道疾病的老大夫对徐家人说:“徐士民得的很可能是矽肺病。”这一下徐家人慌了。
  鉴于徐士民在辰宇石英砂厂的工作环境和“李树才死于矽肺病”的传闻,徐家人认为,徐土民所患矽肺病肯定与他从事的粉碎石英砂石的工作有关。
  铁岭市疾控中心职业病所的工作人员对徐士林说,做体检可以,诊断不行,诊断得有患者所在企业开具的“职业史证明”。
  当徐士林拿着由该所印制的“职业史证明”表格找到辰宇石英砂厂的老板刘景辰时,刘却拒绝填写。
  没有“职业史证明”,徐士民便拿不到铁岭市疾控中心职业病科开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没有“职业病诊断证明”,徐士民便不可能得到辰宇石英砂厂的法定赔偿。
  徐士民的病情开始一天天恶化,“没有钱去县医院治疗,只能在乡卫生院打点滴,一打就是好几个月。”徐士清对记者说。
  徐家人并未放弃,先后20多次到当地的卫生和劳动部门反映此事。2009年5月20日,李千户乡信访、司法、劳动、安全监察四部门联合有关卫生部门经过调查后,给徐士民开具了“职业病诊断证明”,证明的结果为“11期矽肺”。
  拿到了“职业病诊断证明”,徐家认为凭此就可以从辰宇石英砂厂得到补偿,并以此延缓徐士民的生命。但刘景辰却拒绝支付徐家赔偿金,并认为徐士民得病是因为“自己不注意防尘”。
  于是,徐家将刘景辰告上了法庭。2009年6月9日,铁岭县人民法院李千户法庭同意以“雇工伤害”的名义立案受理。
  随后,法院在调查中发现:早在2009年4月8日,刘景辰就已经在当地工商部门注销了辰宇石英砂厂,并在5月20日徐士民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之后几天将石英砂厂的厂房和土地以抵债的方式转给了他一位聂姓的朋友,连自己的一部私家车也转户至辽阳。
  徐士林称,刘景辰曾对他说“同意私下解决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三四万元,不然的话一分也别想得。我现在只剩一处房产了,按照法律规定,一般是不会强制执行的。”
  按照程序,法庭对徐士民做了工伤鉴定。同年7月29日,躺在床上靠输氧维持生命的徐士民拿到了伤残等级证明。
  据徐士清说,“哥哥那天精神头挺好的,以为有希望了。”
  可徐士民没有挺到拿到补偿金。两夭后的7月31日,徐士民就撒手人寰。
  2009年8月6日,刘景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徐士民曾在辰宇石英砂厂工作。但当记者问他“既然如此,为何当时不给徐士民开具‘职业史证明’时”,刘景辰称自己正在修电器,稍后联系记者。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并未接到刘景辰的电话。
  据徐家人反映,如今在东催村附近新开了一家石英砂厂,由于附近的村民知道从事这个工作的危害,都不愿到这家IUm作。这家石英砂厂经常到当地的劳动市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