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优秀啊中化帝斯曼生化中间体中化帝斯曼长春,中化帝斯曼2013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化帝斯曼蒋惟明,中化帝斯曼长春官网 → 正文

中化帝斯曼长春,中化帝斯曼2013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化帝斯曼蒋惟明,中化帝斯曼长春官网

60 2012 年可持续发展报告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port 2012 责任专题 61责任专题... 德美行在原料主产区的加工能力、品牌优势极大地提升了中化天 中化帝斯曼公司运用新一...

2013年可持续性回顾 中化帝斯曼制药(DSP) I 公司介 绍&战略 DSP一览 公司介绍 远景与战略 我们如何在DSP管理可持续性 我们的 3 P战略 PE O PLE (人) 在DSP的工作 安全第一 3 10 11 12 II III 13 14 17 19 22 2 3 2 5 2 5 26 26 27 2 9 30 32 通过质量来保护客户 专注于创新 PL AN E T (地 球) 保护环境的方法 能源 排放 水资源 生态环保 PRO FIT (利润) 展望 2014 IV 我们的办公环境 公司介 绍&

战 略 DSP一览 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DSP)在环保型抗感染 类产品领域处于全球领先。

该公司在抗感染和降低胆固醇分子的技术和过 程开发方面处于最前列, 这些分子被应用于抗 生素、 抗真菌药以及他汀类药物等其它治疗类产 品。

DSP开发、 生产并销售原材料、 中间体以及 活性药物成分 (APIs) 。

作为帝斯曼 (DSM) 和中化集团的合资企业, DSP受益于超过140年在制药行业累积的经验。

中化集团是一家全球财富500强公司, 同时也是 中国主要的国有企业之一。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 是一家致力于健康、 营养和原材料的全球性科 技型公司, 总部位于荷兰。 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是为需要医疗保健的人们提供优质 可靠的产品。

为此,我们会通过不断探索对病人 护理和环境保护产生正面影响的创新技术来完 成这一使命。 战略 我们的愿景是使我们的客户在与符合高标准的 优质产品和服务竞争时保持优势。

为实现这一 目标, 我们利用竞争优势成为通用药领域的全 球供应商。 3 公司介 绍&

战 略 SUSTAINABILIT Y 我们的价值观 我们的质量标准及独特的技术 平台使得我们能够以可持续、 负 责任的方式为世界提供挽救生 命的药物。

我们会依靠自身关于 质量、 可靠性和可持续性的核心 价值观来实现。 质量 我们结合自身在发酵、 合成和生物催化方面的专有技术来提 供基于产业链垂直整合进行全球制造和分销的高品质产品。

我们的质量标准及独特的技术平台使得我们能够以可持续性 及负责任的方式为世界提供挽救生命的药物。 SUSTAINABILIT Y 我们在所属行业中是值得信赖的长期合作伙伴。

我们会在合 适的时间交付正确的方案, 与客户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实现互 惠互利。

我们对质量的承诺贯穿我们经营的始终, 并且提供完 整的后向一体化。

这点可使客户对我们所有产品的源头和可追 溯性以及产品的加工制造方式放心。

我们的生产由来自世界各 地的多个工厂以及每一主要区域的运营来支持。

我们所有的场 地都符合地方及国际最高标准。 SUSTAINABILIT Y SUSTAINABILIT Y RELIABILIT Y QUALIT Y 可持续性 我们通过追求经济实绩、 环境质量和社会责任来实现可持续 性。

换句话说, 我们争取在人、 地球和利润的三维空间里创造 价值。

500多项在绿色技术领域获得专利的创新是对我们可 持续性承诺的见证, 因为我们开辟了用于可持续原料药 (APIs) 的最环保的技术和生产流程。 4 SUSTAINABILIT Y 可靠性 RELIABILIT Y QUALIT Y SUSTAINABILIT Y RELIABILIT Y RELIABILIT Y QUALIT Y QUALIT Y RELIABILIT Y QUALIT Y 公司介 绍&

战 略 我们的活性药物成分 (原料药) 系列 我们是酶法β-内酰胺原料药 (APIs) 的市场领导者, 在该领域有 着接近500项专利创新。

我们开辟了用于可持续抗生素、 抗真菌 药和他汀类药物的最环保的技术和生产过程。 青霉素 青霉素G钾,非无菌 青霉素G 普鲁卡因 半合成青霉素类 Purimox? 重粉供直接压片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重粉供直接压片) Purimox? 重粉规格A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重粉规格A) Purimox 重粉等级A超干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重粉规格A超干) ? 半合成头孢菌素类 Puridrox? 重粉 (头孢羟氨苄单水合物,重粉) Puridrox? 轻粉(头孢羟氨苄单水合物,轻粉) Purilex? 重粉 (头孢氨卡单水合物, 重粉) Purilex? 轻粉 (头孢氨卡单水合物, 轻粉) Puridin? 重粉(头孢拉定, 重粉) Puridin? 轻粉 (头孢拉定, 轻粉) Puriclor? 轻粉(头孢克洛, 轻粉) 异恶唑类 氯唑西林钠重粉 氯唑西林钠轻粉 双氯西林钠重粉 氟氯西林钠重粉 氟氯西林钠轻粉 苯唑西林钠单水合物重粉 Purimox? 重粉规格P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重粉规格P) Purimox? 细粉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细粉) Purimox? 轻粉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轻粉) Purimox? 超干轻粉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超干轻粉) Purimox?轻粉规格C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 轻粉规格C) Purimox? 轻粉规格E (阿莫西林三水合物,轻粉规格E) Puricillin? 重粉规格A (三水氨苄西林, 重粉) Puricillin? 轻粉 (三水氨苄西林, 轻粉) 抗真菌药 制霉菌素粗粉 制霉菌素轻粉 制霉菌素微粉规格 卡泊芬净 米卡芬净* 阿尼芬净* * 表示正在开发中 β-内酰胺中间体 6-氨基青霉烷酸(6-APA) 7-氨基去乙酰氧基头孢烷酸(7-ADCA) 他汀类药物 阿托伐他汀 (阿托伐他汀钙三水合物微粉规格) 瑞舒伐他汀* 匹伐他汀* 5 I N司 公 TR 介 O绍 D&

UC 战T略 I O N &

S T R AT EG Y 总记录损伤(TRI) 1.8 60 1.6 1.45* *TRI率 TRI率 3年平均值 TRI率 (内部 + 承包商) 正常 + 3年平均值以及2014年目标值 我们的药品系列 我们还是通用药类产品的B2B供应商。

使得DSP与众不同的是我们完整的后向一体化和对供应链的 全程控制。

我们具有在β-内酰胺和他汀类药物产品中通过使用自己的优质原料药 (APIs) — PureActives?(DSM纯安?)实现成品制剂独一无二的品质和性能。 1.4 1.2 1 0.8 0.6 50 40 30 20 10 分子 剂型 规格 法规类型 分子 剂型 0.17* β-内酰胺 胶囊(CAP) 薄膜衣片(FCT) 分散片(DTA / TAB) 阿莫西林 干混悬剂(ORS) 颗粒剂(SAC) 250 mg 500 mg 1,000 mg 500 mg 1,000 mg 500 mg 750 mg 750 mg 欧盟 欧盟 欧盟 欧盟 欧盟 他汀类 0.4 0.2 规格 法规类型 阿托伐他汀 0 2001 2011 瑞舒伐他汀 10 mg 20 mg 30 mg 40 mg 2001 2002 2003 2004 2009 2010 60 2005 mg 2006 2007 2008 80 mg 5 mg 10 mg 薄膜衣片(FCT) 20 mg 40 mg 薄膜衣片(FCT) 0 欧盟/ 美国 2011 2012 2013 2014 欧盟/ 美国 薄膜衣片(FCT) 阿莫西林 + 克拉维酸 干混悬剂(ORS) 颗粒剂(SAC) 青霉素V 薄膜衣片(FCT) 125 mg / 5 ml 250 mg / 5 ml 500 mg / 5 ml 250 mg 500 mg 1,000 mg 3,000 mg 250 mg + 125 mg (2:1) 500 mg + 62.5 mg (8:1) 500 mg + 125 mg (4:1) 875 mg + 125 mg (7:1) 125 mg + 31.25 mg (4:1) / 5ml 250 mg + 62.5 mg (4:1) / 5ml 200 mg + 28.5 mg (7:1) / 5ml 400 mg + 57 mg (7:1) / 5ml 500 mg + 62.5 mg (8:1) / 5ml 600 mg + 42.9 mg (14:1) / 5ml 500 mg + 125 mg (4:1) 875 mg + 125 mg (7:1) 1,000 mg + 125 mg (8:1) 1.5 mega IU 抗真菌药 卡泊芬净 注射级粉末(PFI) 40 mg 70 mg 欧盟/ 美国 欧盟 欧盟 欧盟 6 公司介 绍&

战 略 全球性思维 我们的全球企业员工支 撑着我们强大的区域单 元。

该体制使得我们能 够保持鸟瞰的视角并按 照全球层次行事, 从而 提升我们的产品和服 务。 帕西帕尼 巴塞罗那 代尔夫特 莫斯科 东恩沙 北京 拉莫斯阿里斯佩 玉树 区域化服务 四个区域单元加上新设 立的药品部门和新原料 药业务发展部门是DSP 客户关系的基石。

同时, 由于这些业务单元遍布 全球, 因此可以接近客 户并满足当地需求。 开罗 淄博 圣保罗 新加坡 总部 销售办事处 古尔冈 孟买 生产基地 研发基地 7 公司介 绍&

战 略 1879年-成为第一个成立工会的荷 兰公司。 20世纪70年代-以 “吉斯特” 的身 份一跃成为世界第一青霉素G生 产商。 1998年-DSM兼并了吉斯特。

β-内 酰胺抗生素类药物公司新成形的 领导者被称为DSM抗感染药物公 司 (DAI)。 2005年-对四个地区业务单位进行 了全球业务改制, 以更好地服务于 区域市场, 满足当地需求。 2012年-DSP向世界公开了第一种 酶法生产的他汀类药物——来自 DSP的阿托伐他汀 。 1869 1879 1940 1970s 1990s 1998 2003 2005 2005–2011 2011 2012 1869年“NederlandscheGisten Spiritusfabriek” 公司成立。 1940年-开始青霉素G (最初代号 为BACINOL) 的生产。

随后开始 了半合成青霉素 (SSP) 和半合成 头孢菌素 (SSC) 的生产。 20世纪90年代-通过兼并与合资 进行产销网络的全球扩张。 2003年-Purimox ? 问世。

它是第 一种酶法生产的阿莫西 林。

Purimox ? 是酶法生产的绿色 抗生素原料药 (APIs) —— PureActives?(DSM纯安?) 家 族的第一名成员。 2005-2011年-在所有工厂进行 β-内酰胺原料药APIs酶法工艺的 技术转让。 2011年中国中化集团购买帝斯曼抗 感染部 (DAI) 50%股权, 成立了中 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 (DSP) 。 8 公司介 绍&

战 略 DSP的历史 Bacinol ( “Bacinol的秘密”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几个月, 进行秘密工作 的荷兰微生物学家开发出制作青霉素的流程。

代尔夫特学校因其通过马丁努斯· 贝杰林克、 艾 伯特·扬· 克勒伊弗以及科尼利厄斯· 万 · 尼尔的 遗产对普通微生物学所做贡献而著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碎占领荷兰的最后几 个月里, NG&SF的一个团队秘密地进行分离、 表征和生产青霉素的工作——以 “Bacinol” 这 个代号进行工作。

尽管现在 “青霉素” 是指β-内 酰胺类抗生素的相似组, 但它最初是用来描述 具有抗菌性的 “霉菌汁” 。

该为期18个月的项目, 不依赖于广受好评的生产 青霉素的美式和英式成果, 而是在没有科学文 献、 确凿数据或过多贵重发酵设备的情况下进 行。

这是在纳粹占领时期最艰难的几个月, 也正是在 这段时间内, 有大约16,000名荷兰公民在 1944-1945年 “饥饿的冬天” 事件中死于饥饿。

在西欧发生的围捕和放逐期间, 一名被扣留在 临时难民营的犹太医师, 安德里斯· 克里多, 提 供了帮助NG&SF团队工作的关键信息。

NG&SF团队并没有发现青霉素, 但已经识别出 一种生产菌株、 创造了一种生物检定法、 开发出 媒质、 完善了净化方案、 建造并改善了液态发酵 罐——都是能够反映超凡技术的显著成就。

或 许没有进行大张旗鼓宣传的主要原因是欧洲战 后时期的生活现实——物资严重不足、 营养不 良蔓延以及疾病传播。

在欧洲大部分地区, 人们 对青霉素的需求量远远超过了供给量, 从而成为 黑市上的珍贵商品。

然而, NG&SF在荷兰迅速 生产了充足的青霉素进行补给。

到1946 年, NG&SF在向荷兰医院供应所需的所有青霉 素; 到1948年, NG&SF在供应整个国家所需的 青霉素; 而到1949年, NG&SF开始出口青霉素。

最终, NG&SF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青霉素生产商 之一。 该校的许多科学家成为了商业化的微生物学家, 其中一些被Nederlandsche Gist-en Spiritusfabriek, 即世界上最早的发酵公司之一 的荷兰酵母酒精工厂(NG&SF)雇佣。 9 马琳.伯恩斯 公司介 绍&

战 略 公司介绍 尊敬的读者, 我很荣幸的欢迎您浏览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 (DSP) 首次可持续性发展回顾。

在下列章节 中, 您会发现我公司实现可持续性的专用方法概 述以及我们在人、 地球和利益领域针对宣称目 标所做业绩的摘要。

该报告是我司可持续性历程中重要的里程碑, 可 持续性已在我们业务和市场急剧转型时编写而 成。

在这段时间, 我们力图通过全球运营在我们 的产品和客户解决方案中将可持续性渗透到我 们所做的每件事情。

其中意义最重大的当属20 世纪90年代我们对抗生素生产中酶法工艺的开 发, 这使得我们所有产品的环境绩效得到巨大 改善。

我们所在的产业, 其核心不仅仅是对社会有利, 更对社会的健康安宁有着重要作用。

抗生素每 年仍旧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并使一系列 基本的医疗程序得以安全进行。

抗生素同时还 有助于动物健康, 因此可以为食品工业及其客户 创造价值。

时至今日, 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关于抗生素供应链 的政策和相关利益者的压力与日俱增。

抗生素 耐药性 (AMR) 、 来自生产工厂的污染、 产品质 量以及供应安全等问题已处于产业议程的首位, 并成为改革的强大驱动力。

我们相信这一趋势 在未来的岁月里只会加剧, 而AMR问题当今已 被世界卫生组织 (WHO) 已被列入全球三大健 康威胁之一 现作为紧急议题, 本产业重申了其作为社会积极 贡献者的角色, 并争取实现在抗生素和其它领 域的可持续性。

为达到这一目的, 与相关利益者 积极地建立关系并支持我们活跃地区的当地社 区变得至关重要。

我们也必须在关于长期解决 方案的公共辩论和政策讨论时更加积极主动。

这些对策将要求我们集中精力于高生产和高质 量标准, 以及更多可持续产品的管理工作; 以及 从抗生素的生产到其投入使用和处置的每一环 节。

同时还要求我们在每一阶段通过减少废料 和排放以及降低能源使用和温室气体来达到更 好的环境绩效。

在DSP, 我们相信通过降低生产中的负面影响, 可以充分地尽到我们对客户、 政策制定者、 专业 医护人员、 非政府组织以及社会的责任。

我们希 望保持在抗感染和降低胆固醇分子领域创新技 术的前列, 这在某种程度上以一种可持续的方 式有益于病人及环境保护。

我们会通过保持对于质量、 可靠性和可持续性的 核心价值观并利用我们作为全球通用药生产者 的竞争优势来实现。

因为有着140多年的创新经 验, 我们已经准备好通过环保技术和可持续抗 生素生产的开发在本产业中起好带头作用。

我们希望您能像我们当初享受准备过程一样喜 欢上阅读本回顾。

这篇回顾的内容是多年来我 们供应链上的员工和事业伙伴精彩工作的见证。

同时欢迎您对我们未来几年需要做的努力提出 宝贵意见, 而我们将继续以明确一贯的方式对 我们的工作进行汇报。

我们行业对可持续性发 展报告的需求从未如此强烈! 谨上, 卡尔 ·罗塞尔DSP全球总裁 10 公司介 绍&

战 略 愿景与战略 对不同的人, 可持续有着不同的含义。

在DSP, 我 们将其定义为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同时也不影响 后代满足他们自己需求的能力, 反过来就是意味 着推动经济繁荣、 提高环境质量以及对人、 地球 和利润的社会责任。

基于这点, 我们的使命是为需要医疗保健的人 提供优质可靠的产品。

我们会通过不断探索对 病人护理和环境保护产生正面影响的创新技术 来完成这一使命。

到2050年将有90亿人生活在地球上。

作为一个 物种, 我们日益成长, 日益老化, 但最重要的是 我们在改变。

至关重要的是, 我们能够解决当前 以及未来很有可能出现的挑战。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对DSP来说可持续性是一项 重要的商业推动力。

事实上, 我们现在所做的每 一件事都是由可持续性推动, 越来越多地表现 在我们提供给客户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上。

在我 们实现可持续性的方法中, 我们一直信奉被称为 3P的概念:

PEOPLE (人) , PLANET (地球) 和 PROFIT (利润) 。 人 我们尊重自己的员工和我们所影响的人, 以 对他们的生活产生积极影响。

伟大的人是我 们最大的财富。

这意味着通过我们的活动、 产品和创新来改善生活。

这始于为我们的员 工提供干净、 安全、 顺心的工作环境, 同时提 供能够确保患者安全与健康的干净、 安全、 合格的药品。

这也意味着维持甚至挽救生命。 地球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因此必须支持保护地球 的工作。

这就是为什么迄今为止我们所售的 大约85%的产品都是生态环保产品 (Eco+) , 这意味着这些生态产品在提供更多价值和 利益的同时碳排放量要比同等产品少。

从 7-ADCA技术的革命性直通路线到无溶剂抗 生素和新型酶法超级他汀类, 我们始终坚持 让我们的生产流程在价值链里更加节能低 耗。

到2020年, 我们的目标是将能源效率提 高43%。 利润 DSP的活动也必须在经济上具有可持续性。

我 们的生态环保产品具有优质、 创新的特性和 效益, 不仅节碳节能, 还具有成本效益。

在抗 生素酶法技术等革新领域, 差距正趋向稳定, 而许多公司正对技术和基础设施进行投 资——这反过来是为商业成功做好准备。 11 我们如 何在D S P进 行可持 续性管 理 我们如何在DSP管理可持续性 公司的可持续性战略由行政管理团队进行指 导, 战略执行则由可持续性平台加以支持。

该平 台包括营运及技术部副总裁; 事业部总监; 营销 及沟通部全球总监; 安全健康与环境总监; 来自 运营平台的可持续发展拥护者; 以及全球沟通 部经理。

指导平台会按季度满足调整活动和监控进度的 要求。

在操作层面, 分别有能源、 水利和废水的专门小 组近期被整合成一个可持续发展团队。

该团队 会按季度满足分享经验、 讨论问题和监控进程 的需求。

环境关键业绩指标会按季度在可持续发展积分 卡上进行记录。 12 人 DSP战略关于People (人) 的部分旨在通过其各项活动、 解决方案和创新对公司的利益相关者产生积极的影响。

在DSP活跃的价值链里有许多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团体。

范围从供应商、 员工和承包商一直延伸到客户、 社区和地方当局。 13 工作在DSP DSP关于People (人) 的愿景旨在保证公司拥有激情澎湃的员工和领导。

通过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 可以用一种负责任、 合乎道德且可持续的方式取得卓越成绩。

到2013年底, DSP集团已在全球范围雇佣了1,714名员工。

女性员工占整体的30%。

35岁以下员工约 占整体的30%。

全球人力资源部门设在位于新加坡的全球总部。

在各区域, 该职能由各业务单元人力资源总监引 领, 向集团首席人力资源事务官汇报。

他们共同驱动DSP战略以确保我们的愿景能够在各区域实现 协同并得到紧密的执行。 Natives: 99% Non-natives: 1% CHINA 男性: 73% 女性: 27% 男性: 35 岁以下 36–45 46–55 56 岁及以上 EA 公司整体 男性: 73% 女性: 27% 男性: 35 岁以下 36–45 46–55 56 岁及以上 中国: 33% 亚洲、 中东、 非洲: 29% 墨西哥及拉丁美洲: 22% 欧洲及美国: 16% 员工总数 男性: 70% 女性: 30% 男性: 35 岁以下 36–45 46–55 56 岁及以上 MEXICO &

LATIN AMERICA Natives: 100% Non-natives: 0% 男性: 89% 女性: 11% 男性: 35 岁以下 36–45 46–55 56 岁及以上 AMEA 男性: 83% 女性: 17% 男性: 35 岁以下 36–45 46–55 56 岁及以上 14 我们的文化之路 我们有一套清晰的、 定义明确的人员管理哲学。

我们致力于扩大我们的优势并创造强大、 有凝聚力且灵活的 “DSP 文化” 。

作为上述文化工程的一部分, 我们确定了四个核心主题:

外部导向; 绩效承责; 快速协作; 包容性及多样化。

这些主题将帮助我们完成我们的战略目标并实现我们成为通用药领域制药龙头企业的愿景。

该文化工程同时也会帮 助我们在尊重当地习俗的前提下缩小DSP场地的区域差异并努力实现合资公司的价值。

这就是每一主题对我们的意义。 通过本地化建立多样性 在亚洲、 中东和非洲大区 (AMEA) , DSP正通过本地化在 所辖不同地区实现业务推进。

该项目的发起是为了通过让 来自泰国、 尼日利亚、 肯尼亚、 印度尼西亚和迪拜等不同国 籍的团队成员加入AMEA大家庭来扩展我们的范围。

包容性和多样化是DSP文化议程的重要支柱。

通过本地 化, DSP在AMEA可以采取迅速行动来扩大团队成员国别 和文化的多样性, 并使多样化成为其核心价值的一部分。 外部导向 为执行我们的增长战略并迅速适应不断变化的 客户和行业需求, 我们需要充分根据外部世界提 供给我们的挑战进行调整。

我们需要预测客户 需求来驱动我们的市场、 销售和创新导向, 并鼓 励创业行为。

为此, 我们必须从所有部门和业务 单元中学习采纳 (最好的) 做法。 绩效 (&学习) 承责 DSP有着宏大的发展计划。

我们只有树立宏大的 目标并致力于该目标才能实现该计划。

这意味 着我们在肯定并庆祝成功的同时需要从错误中 学习。 快速协作 在联系密切的当今世界, 合作成为一项重要的竞 争优势。

我们希望所有的DSP员工都能积极共 创、 分享并依靠于其它同事和外部世界的观点、 信息、 知识和专业意见。

在 “DSP文化” 中, 我们 要不断追求分享和合作。 包容性&多样化 我们坚定地认为培养一种包容文化可以让我们 接受差异、 帮助我们创造一支更加敬业、 多样化 及高绩效的工作团队。

具有不同视角和文化以及 良好性别平衡的组织通常具有更好的决策程 序。 我们的地方化团队成员分散于世界不同的位置。

因此我们 彼此之间定期联系并提供相应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

为 此, 我们开通了一系列业务渠道, 包括每周和不同部门之间 的通话以及在通信论坛内不间断的参与。

这些努力使得我们迅速地建立了一支多元化员工队伍, 并 已经取得成果。 15 自我操纵的团队, 释放潜能、 推动创新 领导力培养 每年我们都会识别组织内部的优秀人员作为高 级/顶级潜力人才。

我们认为这些人才有能力成 长为高级领导, 并致力于对他们的领导能力培养 进行投资。

我们提供表现机会、 学习机会以及其 它活动, 以帮助他们塑造自己的职业道路。

2013年, 我们开始执行专注于人才招募、 人才发 展和人才保留的人才渠道建设方案。

该方案在 本年卓有成效, 因此使得DSP建立了卓越的人才 基础并为未来培养了新一代的领导人。

该方案 还使得公司能够获取关键人才、 并能具备关键能 力以及相应的配套能力。 全球曝光 作为全球化组织, 我们信奉在公司内分享最佳 实践。

员工或有机会参与国际项目, 帮助他们 成为真正的全球专业人才。

我们期望成为全球 最佳人才的 “最佳雇主” 。 “世界级工厂和普通工厂之间的差别不在于技术, 而在 于管理和员工。

” ——卢克 · 万·沃森霍芬教授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 2000年, DSP在荷兰代尔夫特建立了一用于生产抗生素中间体的新工厂 , 目的是在同类之中成 为世界上最高效的工厂 。

其应用了许多技术创新, 例如DSP特殊的酶法工艺, 以及以团队自我 操纵进行人员管理的新办法 有两个工厂 (ZOR-f工厂和酶工厂) 生产DSP全球生产网络所需的生产抗生素所用的酶以及用 于SSC生产的关键中间体——7-ADCA。

其五个生产班组的自操纵和自管理使得这些工厂可 以每周每天24小时运转。

所有操作者直接向生产经理汇报, 因此在他们之间并没有主管层。

这样的扁平化组织结构有助于不同部门之间的有力合作, 如人力资源部门、 安全健康环境部 门、 质量部门以及维修部门等。

其使得团队直接对接核心管理层承担全部责任并拥有对改进 措施和所有活动的所有权。

由于其独特的管理方法, 代尔夫特工厂如今仍在生产中间体和酶, 比如今世界上其它工厂更 具竞争力。

该工厂仅使用了其当初建立时计划员工人数的一半, 并且其产量要高出1.5倍。 员工敬业度 每年, 我们会进行一次员工敬业度调查, 作为 后续改善工作的基础。

因此, 推动多样化和包 容性工作仍旧是我们在未来几年的优先考虑 的事。

2013年, 我们在女性员工多样化中取得 巨大进步。 16 安全第一 我们用以支持健康&安全的政策从历史上说来 源于DSM所使用的安全健康环境 (SHE) 政策。

这些政策以全球、 业务单位 (BU) 和场地的层面 运行。

我们继续通过SHE委员会及我们的运营领 导团队、 可持续性平台以及能源团队与DSM及 其部分企业集团保持联系。

此有力合作提高了 我们政策的质量和适用范围。

安全:争取达到无伤害环境 在我们的全球操作中确保最高安全标准一直是 我们优先考虑的事情以及对员工和承包商承诺 的中心部分。

为此, 多年以来我们在 “让我们共 同实现DSP无伤害! ” 的口号下, 举办了多项活动 和项目保持并巩固我们的安全文化和安全行 为。

正在进行的活动由我们的安全救生条例和相关 实践、 综合管理系统以及通用和专用培训计划 来支持。

这些作为固定流程的一部分, 并一直通 过在场地分享关于事故及虚惊事件的信息而不 断改善。

我们也会留意来自DSP范围之外的, 可能适用的 学习机会和相关实践。

这样一来, 我们可以建立 一个有活力的, 不断努力改进的安全文化。

近年来, 这些工作转化为我们安全绩效的显著 改进。

2000年以来, 我们已经计划每年减少 20%的可记录伤害 (TRI) 率, 且截至2011年, 我 们都逐一实现了。

2012年以后, 我们维持这一高 效率的改进遇到了挑战。

即使是这样, 我们仍然 决定在2014年继续坚持20%这样有雄心的改善 目标。 60 50 40 30 20 10 0 如下表所示, 2011年是迄今为止我们安全绩效 最好的一年。

同该安全项目执行第一年的2001 年的47人相比, 那一年有六人在工作中受伤。

2013年, 主要安全指数和可记录伤害 (TRI) 率从 0.36改进至0.31, 但这一结果仍有两起事件超出 了目标数。 在接下来的几年, 我们会加强对虚惊事件以及后 续改进行动的关闭等先导指标的关注, , 从而有 效地降低作为监控工具的TRI指数率以及事故的 起数。

为支持这一工作, 我们最近启动了 “个人 化” 活动, 所有的高层管理人员都致力于完成 2014年的个人SHE目标。 总记录损伤(TRI) 1.8 1.6 1.45* *TRI率 TRI率 (内部 + 承包商) 正常 + 3年平均值以及2014年目标值 TRI率 3年平均值 1.4 1.2 1 0.8 0.6 0.4 0.17* 2001 2011 0.2 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17 在印度推进健康和安全措施 应急响应:全球性准备 所有的DSP场地在适当的地方都有应急响应 程序 (ERP) , 目的是处理自然灾害和紧急情 况。

我们会定期检测并进行演习训练。

应急响 应涵盖我们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以及对当地社 区和一般大众可能造成的影响。

在生产过程中我们所使用的微生物通常被认 为是安全的。

在一些我们可能使用更高风险等 级微生物的实验室, 有使用和管理这些微生物 的完全兼容并定期进行审查的专用许可和特 殊要求。

如果发生全球性流行病, 我们在各个工厂有详 尽的地方应计划以及适当的全球协调构架。

这些计划会定期进行检查和更新 卫生与健康: 扩大当地力量 我们关于卫生与健康的方法主要是在地区及场 地运行。

我们鼓励各区域发展最适合当地需求 且与当地习惯和文化无冲突的地方项目。

尽管在我们所有工厂健康风险评估是强制执行 的, 但这是对大范围可能存在的危险因子进行 充分控制的基础。

同时, 对员工强制进行定期体 检,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直接掌握员工的健康状 况。

除了对工作场所危险因子的改进和监控外, 地方 健康项目还可能包括对生活方式的监控和推广 工作。

例如, 帮助人们戒烟的宣传、 增加餐厅里 健康食物的可得性、 进行鼓励员工改善其健康 水平的厂内和厂外项目以及其它宣传活动。

从健康&安全角度来看, 在收购已经进行运作的工厂后, 随之而来的是对DSP而言最具挑战性 的任务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 所有的工作实践必须尽快跟上DSP的标准。

类似的挑战曾在印度 东恩沙的半合成青霉素工厂发生过, 在那儿, DSM收购了该工厂并开启了SHE合规性的新时 代。

“健康和安全迅速成为我们所要优先考虑的事情” , 印度DSP营运总监拉杰什·赛尔万回忆 道, “起初只是一个简单的清单, 但迅速成为使得健康&安全合规行为成为工厂文化不可分割 的一部分的驱动力。

为了员工自身及其同事的利益, 我们将此问题与员工联系起来。

对我而 言, 它已成为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

” 那时候作为工厂经理, 拉杰什随时对在厂工作的800多位员工负责, 包括生产队和对外承包 商。

管理这么庞大的队伍意味着他必须依靠视频和文件资料等可视化工具, 以确保生命拯救 规则能够传达到每一个人。

“有效的健康和安全最终还是一个文化问题。

你不能通过恐吓强制实施, 因为只有发自内心 的愿意实施才能得到真正的好处, ” 他说到。

“你在类似的重大转变过程中遭遇是许多员工可 能认为这些附加过程令人讨厌。

我们有的员工已经平安无事的在场地工作了20年, 因此有必 要证明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又一官僚排场。

” 在他的方法中, 拉杰什会依靠一小部分能够在同事及工厂承包商中推动改革的员工团体。

由 于工厂大多数员工都是从附近地区雇佣, 因此需要加强沟通工作。

多年以来, 东恩沙工厂以通 俗的方式广泛地与当地社区和村庄的长者建立友好关系。

“这是一段真正的旅程, 每天你都会体验新的事物, 因此你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并慢慢地取 得成功。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我们能够真正的向员工展示安全的意义。

没有什么能比安全更重 要, 即使是一次意外或未遂事故也会损失惨重” , 他说到。 11 88 通过质量来保护客户 医疗产品安全 药物安全监控系统已经建立并监控经批准药品 的安全, 并评估基于风险—效益平衡的任何变 化。

此外, 我们所有的员工都接受了关于基础药 物安全监视知识的指导并参与安全监控。

成品药的标签始终保持安全数据更新, 依据产 品特性摘要指南 (SMPC) 和最新质量审核 (QRD) 文件等法规要求。

, 包括包装说明书上 的最新安全数据。

必要的话, 附加警告信息需在 包装标签或包装盒上列出。 医药药品标签 DSP所有成品药都会根据最新获得的关于药 品安全的知识进行标签标识。

我们会通过执 行欧洲医药管理局发行的药物安全规范来实 现。

这使得我们能够检测到任何文献、 临床 研究或其它报告中产生的潜在安全信号。

这 些评估可能导致对标签警告信息进行补充或 修改, 以确保成品药的利益—风险平衡能够 充分表现出来。

此外, 我们每周都会筛选有关当局的通知, 及 时掌握可能对产品标签产生影响的新的指导 原则或法规规定。

一旦文件筛选、 临床研究 数据或市场报告表明需要对标签或说明书上 的安全信息进行更新, 我们会有相应的系统 来完成更新。 19 临床试验 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许多地区和大陆都比较活 跃, 并在全球范围内坚持用于临床试验的最高 标准, 即使当地要求比较低。

作为临床试验的发 起人, 我们会按照以下惯例和法规指南行动:

>> 由世界医学协会制定的赫尔辛基宣言, 列有 关于保护临床试验对象的道德准则; >> 当前国际协调会议关于人类使用药品注册技 术要求 (ICH) 所规定的药品临床试验管理 规范; >> 开展临床研究国家的要求; >> 为获得市场授权而将临床研究提交至所在国 家或地区的要求, 例如欧盟法规2001/20/ EC和2005/28/EC的道德要求。

我们会对涉及进行临床试验的设施进行确认。

负责对临床研究方案进行确认以及从道德委员 会或有关当局获得必需的许可进行核实。

我们 对临床试验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如下:

1 我们会对合同研发组织 (CRO) 的质量体 系进行评估。

我们会在临床试验期间和试 验之后继续对CRO的绩效进行监控, 并 核实临床试验过程中产生的源数据。

2 我们保证临床试验研究所用产品的生产和 包装完全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GMP) 要求。

同时我们会根据相应的要 求对试验用品的发货和存储进行跟踪。

3 所有临床试验过程中产生的源数据都会在 主要研究者的监护下进行保存, 直到被转 移到档案馆。

这些数据作为机密数据并且 会在CRO至少存档15年。

只有研究人员, 或应要求质量保证(QA) 审计员、 发起人、 道德委员会以及相关卫生当局可以接触这 些数据。

4 临床试验结果包括研究报告会呈递给我们 力求获得市场授权的国家或地区的相关卫 生当局。

同时也会在签订保密协议后呈递 给对我们的成品药进行审批的客户。

为符 合商业惯例, 我们不会在公共区域公开任 何临床试验的结果。 20 患者在临床试验中的隐私 DSP会全面遵守临床试验中产生的病人隐私和 病人数据安全规范。

这符合国际协调会议关于 人类使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 (ICH) 所规定的药 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 (GCP) 、 赫尔辛基宣言、 药品优良监视规范以及其它适用的法规要求。

作为临床试验的发起人, DSP只根据内部程序, 与满足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 (GLP) 要求的且 由DSP质量保证部门定期进行监控的合同研究 组织共事。

临床试验期间及之后病人数据的保 密性包含在每一临床试验的研究协议中。 产品召回 如果发生产品召回, 书面程序明确了各项责任并 指定了需要采取的行动。

该程序会指定谁参与 召回信息进行评估, 并说明召回应如何开始并且 该通知哪些人。

如果API已经转化成成品药并被销售, 召回的完 成需要同能够在产品安全处置时给予帮助的相 关客户、 批发商或经销商紧密合作完成。

书面程序包括但不限于下列用于实施合适召回 策略的信息:

>> 由产品危险等级和销售范围所定义的召回力 度; >> 基于潜在健康风险否需要进行发放公开警 告发布; >> 如果出现严重的或潜在的威胁生命的情况, 应通知地方、 国家和/或国际当局并寻求其意 见; >> 召回等级检查和召回频率有效性分析。

该书面程序还会详细说明咋样联系接收产品公 司、 联系相关法规机构、 终止召回的请求、 关于 召回所需要进行的沟通以及召回相关记录的存 档。 生产及工艺风险 作为一个完全的后向一体化公司, 半合成头孢菌 素 (SSCs) 和半合成青霉素 (SSPs) 的核心生产 并非依赖于我们所用中间体 (6-APA and 7-ADCA) 的供应商。

我们已经基于已建立工艺 安全研究对工艺风险进行了综合性评估。

通过一 系列降低风险的措施和安全保护措施来减轻被 识别的风险。

安全措施的完整程度与已确定的 风险等级一致, 以确保工艺安全事件的统一标准 以及最大工艺连续性。 采购 大型供应商在交付其产品或服务之前需要遵守 DSP的行为准则。

为确保行为准则的一贯运用, 主要的供应商会加入专门的可持续性项目, 该项 目要求它们提交可持续性问卷并接受审核。

2013 年, DSP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32个供应商审核并 记录了后续行动计划, 以确保供应商提高其保证 最优质量所必需的标准。

DSP当前正在评估加入持续性共存 (TfS) 项目的 可能性。

该项目正在通过几个大型跨国公司开发 用于可持续供应链的标准并分享可持续性评估和 审查结果。

其当前的成员包括德国巴斯夫公司、 拜耳公司以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等。 动物福利 DSP从未进行动物测试。

对于仿制成品药, 我们 会参考临床前资料 (部分资料可能建立在动物 研究的基础之上) 以及可获得的创新者所做临 床前研究的结果。 21 专注于创新 产品及工艺设计 几乎所有DSP产品都是使用专利技术进行生产, 并且几乎所有APIs都使用DSP自己的 “绿色” 生 物技术路线 (酶) 。

该工艺对DSP的API客户来说 具有以下增值的优势:

>> 因高纯度而造成的高产量 >> 因高纯度及复验周期的增加而造成的过量 投料的减少 >> 因更好的流动性而得到改善的机械效率 >> 因较大批量而减少品管部门测试和管理 >> 因杂质水平降低而减轻的注册工作 >> 超过保质期的活性物质其活性仍能得到保 证 DSP在酶法生产抗生素领域的研究与开发 广泛地被视为是领导中国抗生素产业向着 可持续未来发展做出重要环境贡献。

2013 年11月, DSP淄博场地获得了中国国家政府 授予奖项, 认可DSP淄博场地进行下一代 SSCs的研究与开发。

DSP淄博场地在2013年还获得了其它两项 奖项。

该奖项来自中国的地方市政府, 认可 DSP淄博场地为2012年由创新技术驱动的 最佳成长型公司之一。 医疗及工艺创新 通过其股东DSM, DSP取得了世界级的技术能 力。

对菌株和生物催化剂 (酶) 进行改进的项目 对原材料和公共设施使用效率的提高做出了贡 献。

包括:

>> 对生产青霉素6-APA和7-ADCA菌株的改进 >> 对用于生产作为生物催化剂的酶的菌株生 产的改进 >> 通过蛋白质工程对酶进行实质性改进 22 地球 在DSP , 我们致力于对我们所做每件事的环境保护。

我们不断地以系统的和有针对性的方式减少生产设备的能源使用、 能源浪费和温室气体排放。

为此, 我们实施了长远的计划来改善并监控主要环境指标的绩效。 23 产品和过程设计 在DSP, 我们致力于对我们所做每件事的环境保 护。

我们不断地以系统的和有针对性的方式减 少生产设备的能源使用、 能源浪费和温室气体 排放。

为此, 我们实施了长远的计划来改善并监 控主要环境指标的绩效。

在DSP, 可持续性的另一方面与我们提供给客户 的解决方案和创新发明有关, 可以帮助客户改善 他们的环境足迹。

生态环保项目是我们目前正 在进行的项目, 旨在向市场提供更加环保的产 品, 且将可持续性发展定义为战略业务增长的 驱动力。

在内部, 我们为抵消环境影响所做的工作已经 通过为2010-2020期间所绘环境发展蓝图而展 开。

>> 提高能源效率和有害气体排放的减少 >> 节水率及智能化用水量 >> 降低水污染和化学需氧量的减少 这些举措主要以新技术的实施为基础。

这些措 施中最突出的措施已经成为我们从化学合成到 酶法生物催化过程 (全部在水介质中完成) 中的 步骤。

20世纪90年代以来, DSP始终争取替换 其用于抗生素中间体和API生产的化工过程, 而 现在正在探索将其获得专利的绿色酶法技术扩 展到其它产品 (例如他汀类) 的方法。

生命周期研究法 (LCAs) 已被用来比较酶产品 和化工产品之间的环境影响差异。

自2008年以 来, 这些研究方法已被应用于我们所有的酶产品 中。

它们已经证明对酶法工艺的升级平均可以减 少产品30%的碳排放量。 24 环境保护方法 本部分会针对DSP全球范围内的六个生产场地 的规定目标对其环境绩效做出总结。

这些场地 包括如下:

>> 荷兰(代尔夫特) >> 印度 (东恩沙) >> 中国 (榆树和淄博) >> 西班牙 (巴塞罗那) >> 墨西哥 (拉莫斯阿里斯佩) 能源 不同类型的场地 来自我们在荷兰代尔夫特、 印度东恩沙、 墨西哥 拉莫斯阿里斯佩、 西班牙巴塞罗那以及中国淄 博南厂区的绩效指标通常会合并到一起, 而这 些场地在本回顾中被称为 “第一类” 场地。

该术 语表明它们是具有规律性生产周期的成熟的生 产企业。

“第二类” 场地会分别接受监控。

这是在中国榆 树和淄博北部新建立的工厂 , 因此这些场地的排 放量和消耗值暂不具有代表性或者是在原始工 厂设计值的合理范围之内。

中国的两个新场地 会分别接受监控并朝着设计值的方向较好地运 行。

一旦生产符合工厂的设计或处于合格水平, 这些场地将在集团内用于性能监控。

2010年以来, 能源效率总计提高了14%, 与 2020年可持续性发展蓝图一致。

这主要是我们 为增加酶产品比例所做努力以及实施节能项目 的结果。

2010年以来已在多个场地使用过的酶法技术带 来了重大的环境效益。

包括能源消耗减少了 924,000GJ、 用水量减少了472,000吨、 VOC排 放减少了800吨以及化学需要量 (COD) 排放减 少了1012吨。

产品生命周期评价展示了自然资源和能源使用 的低功耗。

同时还具有高产效率和原材料利用 率。

这些特征通过应对气候变化、 资源短缺、 人 类健康以及生态系统质量等主要社会问题造福 全社会。

我们增加了墨西哥 (非发酵场地) MIL和SSP、 印 度东恩沙场地以及中国淄博场地内使用酶法技 术生产的产品的比例。 产品的碳足迹 100 75 50 25 80% 60% 40% 20% 0 产品的碳足迹 100 75 50 25 0 120% 100% 80% 60% 40% 20% 0 2001 酶 2011 2010 化学制品 全部第一类场地 整体能效指数 120% 100% 环境目标 DSP2020年第一类场地发展蓝图所包含的主要 目标如下图所示, 以2010年的绩效作为基准年。

该蓝图每年都会进行修改, 确保其能反映我们 最新的经营状况。 能源 (减少43%) 温室气体 (减少49%) 用水量 (减少33%) 2020年目标 2015年目标 化学需氧量 (减少60%) 2010年 挥发性有机物 (减少50%) 0 2001 酶 2011 2010 2011 2012 2013 化学制品 25 排放 温室气体排放效率-能源相关 120% 100% 80% 60% 40% 20% 0 120% 100% 80% 60% 40% 20% 0 稳定场地整体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效率指数 水资源 稳定场地整体节水效率指数 120% 100% 80% 60% 40% 20% 0 120% 100% 80% 60% 40% 20% 0 稳定场地整体化学需氧量排放效率指数 2010 2011 2012 2013 2010 2011 2012 2013 2010 2011 2012 2013 2010 2011 2012 2013 温室气体排放 能源相关的温室气体 (GHG) 自2010年以来下 降了14%。

这主要是我们为增加酶促产品比例所 做工作以及实施节能项目的结果。

尽管2013年由于我们经营战略的关系等级增长 缓慢, 该绩效已步入49%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的 正轨。

接下来我们会开展节能项目, 将其作为可 持续性发展蓝图的一部分。 挥发性有机物 (VOC) 排放 挥发性有机物 (VOCs) 的排放是指有机化学品 释放到周围的空气中。

VOC排放的目标在一段 时间内一直以五年计划为基础, 因此在20102020期间的目标中会分别进行治理。

我们目前 正在研究2020年的VOC目标。

2010年以来, VOC排放较2010年相比减少了 21%, 主要是因为在墨西哥和淄博场地引进了酶 法工艺。

该绩效已步入2010-2015年期间VOC 减排目标的正轨。 一般耗水量 2013年的节水效率等级可与2010年的等级相 比。

因此, 我们起草了一份修订版的节水发展蓝 图, 使我们能够完成2020年的可持续性目标。 废水 对DSP所有场地的化学需氧量 (COD) 排放进 行监控, 尽管此处所列的废水绩效仅涉及第一 类/稳定场地。

在DSP东恩沙场地, 所有处理过 的废水都用于场地内的作物种植。

该绩效正步入2020年可持续性目标的正 轨。

2010年以来, 由于酶法技术的引进和多个 COD减排项目的实施, COD排放已经降低了 41%。 26 ECO+ 生态运行业务净销售额的百分比 价值链产生的利益 生态产品的发展主要是因为从化学法工艺到酶 法工艺的过渡。

我们力争通过量化客户购买过程 中取得的环境效益来向客户传递价值链所产生 的利益。

“我们给客户致信, 信中根据客户订单量的大 小估算出他们通过使用酶法工艺产品碳排放量 减少的估值, ” DSP北京的市场营销经理王静秋 解释说。

“这对他们来说非常有意思, 因为之前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优势。

” 一些客户后来要求生态友好型评估工艺的产品 生命周期评估结果, 这样他们可以用在与医生和 药剂师的交流。

“客户对我们评估过程中使用的方法十分关 注, ” 王静秋说。

“在某些情况下, 他们会根据来 自价值链下游部分的碳排放量数据对其进行补 充。

我们关注的是原料药 (API) 产业链, 而他们 关注的是从API到成品药。

因此, 他们会使用我 们的信息来补充并提高自己的工艺, 这对整个产 业来说是一个积极的趋势。

” Creating value through ECO+ 始于2007年的ECO+是我们为创新产品发展而开设的项目, 这些创新产品和其主流替代品相 比具有明显的生态效益。

该观念由我们的股东之一DSM所倡导, 并且是我们可持续性议程中 星球地球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过创新来争取环境改善, 我们正迈出朝向目标的重要一步, 并证明了可持续性在我们市场 中所具有的价值。

生态效益可在产品生命周期的任何阶段产生, 例如从原材料到产品制造、 潜在的再利用以及 产品周期结束时的处理。

这些生态效益可能包含对水资源或矿物资源 (包括金属) 等自然资 源较低的要求; 减少废料或稳定废料价格; 延长保质期; 提高产量; 节能且基于生物的解决方 案; 减重; 提高原材料效率以及清除有害物质。

ECO+框架会使用生命周期研究法 (LCA) 来衡量每种产品的环境效益。

这些计算是以 ISO14040和ISO14044为基础并且使用一流的软件进行。

评判的主要标准就是生态解决方案 在环境影响的三个主要类型中至少有两项成绩显著, 包括:

人类健康、 生态系统质量和资源枯 竭。

同时三项加权总和的得分必须要好。

此环境影响评价的方法被称为RECIPE。

为了看准并创造ECO+机会, 我们已将市场营销团队与涉及该项目的其它团队联合。

在发展命 题方面, 我们致力于价值链的每一阶段并于许多利益相关者合作, 包括客户、 供应商、 学术界 以及非政府组织。

在任何有利情况下, 我们的目的是开展能够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价值命 题的伙伴关系。 120% 100% 80% 60% 40% 20% 0 2010 2011 2012 2013 生态产品的重要性在今年继续稳定增长。

到 2013年底, 这些方案占所有经营业务的85%, 比 2012年高出8%。

在减少我们产品的环境影响时, 我们同时会向 客户提供更好的价值。 27 满足所采用的标准 在DSP, 遵守环境标准并不只是意味着打钩做标 记。

为支持我们的足迹信息和生态报告, 我们会 根据全行业认可的标准, 包括ISO14040和 ISO14044方法, 来进行产品生命周期评估。

同 时我们会使用高度发达的外部网络来加强产业 内对生命周期评估实践的认可。 生命周期评估 生命周期评估 (LCAs) 可以揭示产品生命 周期内及结束后产品的环境绩效。

同时也 可以用于比较不同产品在在相同应用中的 生态绩效。

因此, 生命周期评估是验证我 们产品生态得分的重要工具。

同时可以帮 助我们找到减少产品生态足迹的方法。

对一种产品总生态影响的认识刺激着我们 开发较低生态影响较小的新产品。

同时还 可帮助我们提高绩效。

举例来说, 我们可 以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较少的化石燃料, 或 者减少生产过程中的损失, 并且我们可以 回收已经达到废弃阶段的产品。

同时, 我 们可以增加产品的使用寿命并减少其能源 损耗。

我们的方法还关注生物多样性。

我们会仔 细研究水资源、 能源、 土地资源和原材料 的使用。 抗生素生产过程研究中的领导力 1994年, 我们当前的股东DSM和荷兰制药公司吉斯特 (Gist-) 之间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唯 一的目的是开发用于半合成抗生素包括半合成头孢菌素 (SSC) 和半合成青霉素 (SSP) 生产 的酶促工艺。

研究由担心第一代用化学方法开发的抗生素已接近成熟驱动。

随着需求和市场容量的持续增 长, 对完全可扩展的下一代酶法工艺的需求日益增长。

对于已经致力于半合成品开发十多年之久的研究员赫尔曼Slijkhuis来说, 酶法工艺无疑是未 来的发展趋势。

“那时的科学文献已经赞扬了该工艺的环境效益, ” 他回忆道。

“我们的挑战是改进生物催 化剂——酶——这样才可与化工工艺竞争。

为应对这一挑战, 我们需要化学和酶学方面的通 过此次冒险可以得到的顶级能力素质。

” 此次联合有助于每家公司个人力量的发展, 例如吉斯特公司, 在后来成为DSM公司, 在 6-APA (SSPs的结构单元) 以及7-ADCA (SSCs的结构单元) 市场占据强有力的地位。

DSM的 经验处于侧链中。

除了风险团队, 我们还与荷兰的五所大学保持密切合作, 由荷兰政府支持, 全队差不多有15名 研究人员。

“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阶段之一, ” Slijkhuis说。

“在1994年到2000年期间, 我 们密切合作并一起面对许多技术挑战, 但幸运的是, 我们始终保持对产品的信心, 并且最终 在十位个体患者身上见到了成效。

” 如今, DSP在其所有场地使用环保酶法工艺, 每年生产超过10,000吨的合成抗生素。 28 利润 DSP力图实现确保业务连续性并促进公司发展的可持续财政收益。

同时, DSP计划向其股东提供良好的财政收益。 29 展望2014 由于产能过剩, 特别是在中国, 产业动态仍然具 有挑战性。

中国政府对抗生素合理使用生产过 程环境影响的强烈关注有可能增加低成本制造 商的压力。

因其独特的技术基础和较小的环境 足迹, DSP已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

尽管面对2013年具有挑战性的市场环境, DSP 仍然能够扩大其作为优质供应商的地位, 并且能 够, 特别是从在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中取得附加 值增长。

DSP能够强化其作为 “绿色先锋、 纯净 安全” 供应商的品牌, 可使得价格更加稳定, 特 别是在DSP已确立其优质供应商地位的亚洲市 场及小部分西方市场。

DSP希望2013年开始出现的市场趋势能够在 2014年以同样的速度继续保持。

在亚洲 (尤其是中国) , 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加强 环境法规的有力实施。

这样对我们原料药 (API) 竞争对手产生成本增加的影响, 同样会 驱动更深一步的合作。

增长的合规焦点由强制 执行严格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食品及药物管理 局 (FDA) 等管理部门进行扩大。

在更加规范的市场, 我们希望对非人用抗生素 的使用产生压力并引起更多关于细菌耐药性 (AMR) 的注意。

同时, 来自世界各地关于通过 设定药品价格而减少不断增加的保健开支的压 力不太可能减少。

价值链中的价格压力仍将持 续。

2014年, DSP会继续将其运营重心放在提高与 其强势品牌和合规体制有关的边际效益上。

环 境及安全合规性经营效率仍是当务之急。 30 版权 ? 2014 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 (DSP)2013年可持续性回顾由DSP企业沟通部制作出版。

其受到GRI 关于制药、 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框架的启发, 并且是由DSP发行的第一份可持续性回顾。

总编及项目总监: 编辑委员: 撰稿人: 图片来源: 图形设计: 曼苏尔 ·P.格哈拉巴吉 企业沟通部主管 罗恩·塞克、 邱实 马特·戈尔() 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图片库 马克 ·奥斯汀( 我们在此感谢所有对本回顾做出贡献的人。 31 我们 的办公地 址 亚洲 / 中东 / 非洲 Infinity Towers, Tower-A 9th floor, DLF, Phase II Gurgaon-122002, India 电话: +91 124 4179800 欧洲 /美国 P.O. Box 425 2600 AK Delft The Netherlands 电话: +31 15 279 91 11 中国 中国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9号侨福芳草地C座 8层4&8单元 邮编: 100020 电话: +86 10 59038686 墨西哥 / 拉丁美洲 Calzada de las bombas 128-2 Col. Exhacienda de Coapa Mexico City, Mexico 电话: +52 55 56797052 +52 55 56797167 新加坡 [总部] 中化帝斯曼制药有限公司 (DSP) 30 Pasir Panjang Road Mapletree Business City #13-31 Singapore 117440 电话: +65 6632 6500 网址: 电子邮箱: info@dsm-sinochem.com 尽管我们已经着力确保此处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 但此处所含信息不可解释为暗含关于此信息准确性、 时效性或完整性的陈 述或保证, 也不可解释为暗含其它任何形式的陈述或保证, 包括关于商品性能的默认保证、 特殊用途的适当性以及非侵权性。

除非法律要求, 否则DSP并没有对演示稿中包含的报告进行更新的义务。

本文件的内容可能发生改变而无须另行通知。

涉及与此类产品相关的合法第三方专利权所生效的司法管辖区内的产品价格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在此类司法管辖区内, 广告产 品在当地管理规定, 如美国的波拉条款和欧洲2004/27/EC条款允许的范围内仅用做管理目的使用。 32

在中国发布区域可持续发展报告,与所有 的利益相关方保持良好的交流沟通,全面 建立... 极与包括从科研单位到创新公司的众多本 土伙伴合作创新,中化集团与帝斯曼最近 组建...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port 2010 2010 年可持续发展报告 1 关于本报告 本报告是中国中化集团公司采用“可持续发展报告”名称的首份报告,公司分 别于 2007 年 4 月、...

2014年4月19日 - 0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下称“帝斯曼”)中国区总裁蒋惟明在2013年夏季达沃...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在今日发布的2008年帝斯曼中国可持续发展报告中称,尽管...

推荐文章